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防贼不编年史

Chapter One
很早的时候,赛博世界还只有病毒,没有贼。
那时候,有的病毒还可以和人类和睦相处,称之为“良性病毒”。
我有一个游戏,从别人那边复制过来的时候,就是带毒的。文件型病毒,文件体被加了密,还给搬到了隐藏扇区。不过游戏本身挺有意思,The Incridible Machine,第一代。于是我每次就把BIOS里的硬盘给Disable掉,然后再玩。慢虽然慢点,但只要记得玩过之后重启,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Chapter Two
尽管兜里没什么钱,但Internet时代还是到来了。
网管差点把我从网吧赶了出去。因为他终于“逮到”我在用SuperRabbit。他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把时间花在恢复系统设置上了。我想日后硬盘还原卡卖得这么好,其中应该有我一份功劳。
“机器狗”真不是我放的。

Chapter Three
CIH爆发了。
买了刷ROM机器的人都发了笔小财。
其他人:哇,没想到病毒也可以这么凶残!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因为我那个时候还在用着一块80486。

Chapter Four
IDT-C6的发热好低,主频超到100MHz也不用风扇。
哇,有好多同学都安装了冰河哎!
咦,这位同学在玩美少女梦工场3呢。我只有2。
“同学你好,你的游戏可以也copy给我一份吗?”
“哎哎,不要关机!……”

Chapter Five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几乎所有的IT公司,都以在你的IE上装一个插件或工具栏为荣。
几乎所有的安装包,都会附带一两种“小东东”。
刚开始我还真没太放在心上,甚至对某些还持欢迎态度。然后,我的机器越来越慢了。
做毕业设计时,我接触到了ActiveX。

Chapter Six
工作了。从K6-2一下子跳到Pentium 4的感觉真好。
“见鬼,这浏览器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些鬼东西?上网助手?中文实名?卸掉!就是它搞得我们的OCX不能用了。”
“你要记得安装Windows 2000 SP4补丁,不然我们的程序用不了。”
对了,有个新软件叫VMware,真好玩!

Chapter Seven
我开始小心翼翼地上网浏览,对于弹出的OCX安装提示统统点“否”,后面视情况而定。因为我知道一旦安装了之后别人能做些什么事情。然而,有些人我是注定帮不了他们:
“你的IE上装这么多工具栏干什么?”——“不然我怎么上网?”
Google的网址是三达不溜点……”——“别说了我记不住。”
愿上帝保佑他们,A门。

Chapter Eight
换工作了,当小头头了,总算有双核电脑用了。VMware可以有自己单独的CPU了。
真不敢相信,以前在一台768MB的P4笔记本上跑了一个Oracle8i+两个Lotus Domino R5+一个Resin+Word+若干IE,去招标现场做演示的时候,机器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
借着新工作接触到了IceSword。妖魔鬼怪你们都现出原形罢!
测试人员:不好了,机房又爆发“震荡波”了。

Chapter Nine
我开始仔仔细细地打补丁,开启Windows Update,总是保持自动更新。
而很多同事都是直接关掉了事:“工作到一半老是跳出来叫我更新,太烦!”
愿上帝保佑他们,A门。

Chapter Ten
我发现同事们总算愿意给机器打补丁了。
同事:这个东西叫360,打补丁蛮快的。
我:我也来试试。咦,这个KB360018怎么这么奇怪?

Chapter Eleven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软件安装开始必须得小心了。
因为一不小心你就会安装上好几个不请自来的软件,电脑上会变成软件博物馆。送来给我“修一下”的电脑无一不是如此。连我自己有时候不小心也会中招。
有人建议我把家里电脑换成Linux,不过我觉得对父母吩咐到位了,一般还是没事。毕竟我有TeamViewer

Chapter Twelve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国产软件慢慢地不能用了。
其实不是不能用,是不敢用了。因为开始流行一种东西叫做“全家桶”。腾讯、百度、迅雷、阿里、360、金山……。所有的这些曾经为我服务过的软件,仿佛都得了癌症。你不知道他们在背后干些什么,但是你的电脑的确越来越慢,行为越来越不正常了,而且你的hosts总是失效得很快。于是干脆就不用了。
不用了,然后也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并没有像有的人以为的那样会社会大乱,民不聊生。人民照样活得很好。

Chapter Thirteen
一夜之间,我的密码就不再是“我”的密码了。
许多年前,我自己写的同学录,为了避免被SQL injection,就把服务端存储的密码改成了MD5 Hash。
后来,知道了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彩虹表”,于是我学会了salt
再后来,我看到了王小云教授的论文,于是我Hash算法至少会是SHA256。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帮狗日的居然还在服务器上存明文密码。谁要硬说这里面没有阴谋,我只能说你的心挺大。

Chapter Fourteen
没想到,我的QQ也被盗了!
我已经很多年没用过QQ了。但是因为我太太的手机上有游戏用我的QQ账号登录着,所以我觉得企鹅还不敢回收我的账号。
突然间它就变了一个名字,列表里的好友也变成了一堆海南人。我还能再登进去,密码并没有被改。所以我一直到现在也没想通是怎么回事。
我把个人状态改成了“明文密码好”,然后就把这个QQ号扔那里了,就像它从未存在过。

Chapter Fifteen
那个周末,当我还在外地顶着紫外线用流量上网的时候,全世界有许多人已经了。
贼要的是Bitcoin
当第二天IT问我笔记本装没装补丁的时候,我微笑着告诉他“Linux”。
不过我马上又想起来Heartbleed的事情我还没处理,于是我又有点笑不出来了。
我也想要别人的Bitc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