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星期三

2014年年末座谈会

终:余,我们好像到早了呢,大哥二哥他们似乎还没到。
余:可茶点已经摆好了,是茉理姊姊放的吗?
终:那好,我先吃一个点心……
续:咳咳。
始:大家都到了,那么就开始吧。一年一度的竜堂家年末座谈会。
余:说是一年一度,可是感觉好像很久都没有召开过的样子了呢?
终:我来查一下……啊!上次是2004年。
续:今年是2014年。这么说来,上一次是十年之前了。作者也的确的是够懒的。
终:严正抗议!害我这么多年没有茶点吃。
始:听说作者也曾经为此深深自责过,不过最终还是脸皮战胜了羞愧。
余:我想作者也是有他自己的苦衷吧,我们还是不要太苛刻了。
终:什么苦衷,其实是懒吧!?我的茶点!抗议!
始:好了,终。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对于我们而言,也不过就是十天而已嘛。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续?
续:嗯,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就作者本人而言,他托我们向各位读者道个歉。因为Blog更新得实在不能算得上勤快。
终:我来数数,一、二、三……连这篇在内,2014年也就只写了15篇Blog。而且还有一篇是转载的。
续:基本上是一个月一篇的频率。所以呢,作者表示很惭愧,并且许诺会在新的年度里超过这个数字。
余:其实我看作者在今年六月份的时候还是蛮努力的。曾经有过三天内发表两篇Blog的记录呢。
终:我看看,6月1日,匪军……。大哥,“匪军”是什么?
续:匪军就是像你这样吃饭不给钱的混帐家伙。
终:我什么时候吃饭不给钱了?!
余:终哥哥,我记得好像是上次那个什么“大胃王”比赛……
终:噢,那个啊?哈哈!那是因为我最后赢了啊!赢了就不用给钱啊。胜者为王嘛。嘿嘿。
始:余,别听他的。“胜者为王”是低等动物的法则。
续:听到没?终,低等动物。
终:啊呸。
始:虽然是玩笑话,但事实也是这样的没错。看到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华民族如今堕落到与低等动物一个境界,大概连孔夫子也要哀叹吧。
余:说到孔夫子,好像也被匪军用来干坏事了。
终:咦……?
续:是那个什么“孔子学院”是吧?听说已经臭名远扬了。
始:好几个大学已经与其解除协议了。
终:等等……
始:这种做法的确很让人不齿。这种龌龊事情,恐怕即使是日本的无耻政客也做不出来。
余:听说控制这些的是一个女人?
始:没错,叫做许琳,是匪军下辖的所谓“汉办”的主任。听作者说以后打算用英文字母中正数第二个字母来称呼她。
续:……?
余:……?
始:怎么了?
余:续哥哥一定是在奇怪,终哥哥居然这次没有说“这女人看来最适合二哥您了”之类的话。
终:……为什么?说到“匪军”,连余似乎都一清二楚,而我却不知道?
余:终哥哥,你一定很久没有关注作者的Blog了。“匪军”就是指的中国共产党。
终:啊!我想起来了,就是把黄老关起来的那些人?
始:是的没错。而且被他们关进的监狱的,不只有黄老,还有许多别的人,都是出于类似的原因。
终:那末就是百分百的坏人没错了!
续:不过他们中间有许多自己人,最近也进去了。
终:真是活该!
始:因为匪军的头目最近在搞政治运动。每次政治运动都注定会有大清洗,这是历史规律。
余:而且听说我们上次去过的香港,也被匪军搞得乌烟瘴气,再也没有大不列颠统治时期的荣耀了。
终:这帮坏蛋。下次去中国内地的时候,我非好好教训他们不可。
始:终!人类的事情,我们不宜参与太多,静静看着就可以了。中国有句古话,叫“自作孽,不可活”。意思就是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不管怎么说,人类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决。
终:话虽这样说,可是……
始:续,下一个话题是……?
续:作者对明年的展望。
终:可恶,就这样岔开话题。
始:嗯,作者只是个小人物。所以,只要想好自己能做些什么就可以了。
终: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作者明年又要加薪啦!
续:喂,可恶,被你抢先了。
始:呵呵,其实大家应该都已经猜到了。作者之前其实已经差不多算是透露过了。稍稍具体一点地说,明年作者可能要担任更重要的任务了。
余:就是传说中的“升职加薪”吗?
始:也不是,是“任务”不是“职务”哦,余。
续:简单地说,就是更累了。
终:这样啊?那明年座谈会是不是开不成了?如果开不成,今天的茶点我要双份。
始:那就从你压岁钱中扣,如何?金龙?
终:不好。那我还是不要了。
续:虽然明年可能会更累,但作者手下的“小弟”数量也会比今年多噢。
终:……所以?
续:所以,更新Blog比今年稍稍勤快一点,可能还是可以做到的。
余:不管怎么说,在这里要恭喜作者和他的家人了。
终:对了,作者也有一个和余一样可爱的小儿子呢。
续:目前才只有不到两岁而已。不过的确是很可爱。而且主要是没有被终欺负过。
终: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余?
续:怎么?我有说过你欺负过余吗?
余:没有。
终:你……你们……
始:哎呀,茶点已经被终吃完了,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并且与田中芳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