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做一只愤怒的China猪

香港的抗争已经到了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的程度,墙内众人还在讨论买汽车/火车票和去哪个景区排长队。
Instagram被封,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用这个貌似小清新的玩意儿。也许小众,也许不少。但是一点可以肯定,墙内众人一定会认为是“服务器出了问题”。于是香港的问题,也就只有外媒会关注了。
也许,我们是不觉得自己缺了什么,因为那作为“人”的权利,从来不曾有过。我们是被豢养的猪,吃饭、喝水、睡觉、纳税。

我经常替猪辩护,论调大概是这样:并不是不关心,只是来自坦克的压力比较大。各自心里都敞亮得很。厨房饭桌上见真章。
我不觉得自己很傻。明白人也许是有,也许不少。他们混在猪里面,只是一种保护自己的必要。——我相信是这样,因为我看起来还相信世界有着美好的一面。这可能是因为我还不够强大,需要这么一种说法来支撑我自己的信念。如果有朝一日发现所有的猪真的都只是猪,那我会不会想腰上绑点什么去自杀?

有一种说法:一切痛苦,都来自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那么,一切美好,也就来自于对自己无能的忘却?或者是让自己变得有能。两种皆可。在这个层面上,我觉得没谁应该被责怪。既然不敢做死人,那就做只猪活着吧。做一只愤怒的China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