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9日星期五

也谈“不抗争”


在多种场合,均听到过一些所谓墙外人士对于内地民众大放厥词,怒斥其“不抗争”,心甘情愿生活在光明的地狱中,千年奴性不改云云。
这些人士,有的是港澳台的同胞,有的是已经完成肉身翻墙的回头客,有的是海外的Banana,有的只是在国外留了几天学的小年轻。一开始,也懒得跟这些人辩论。思维逻辑不清楚,无法突破自身思路的禁锢,旁人怎么讲也是无用。但后来,和者众,乃至有的所谓墙内人士也似乎承认这种说法,我觉得就有必要拿出来说说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心甘情愿。我只知道各地的工程车辆都在竞相碾人;我只知道这些年党国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军费开支;我只知道前不久展出了我国研发的7.62mm“警用”MiniGun;我只知道去年一个残疾人试图恢复正常生活的过程,甚至可以再拍一部Argo。
如果真的都心甘情愿,何须如此?若人民真的都是自甘奴,还需要把所有新闻媒体都牢牢地控制住吗?反正猪只爱吃喝拉撒睡,对别的事又不关心。还需要对那些出头鸟杀一儆百吗?既然奴性已经千年下来固化在基因里面了,那么那几个蹦跶不休的就当是基因变异,不理睬或至多赶走就是,还需要劳驾蝙蝠侠出手来营救?

那些自以为掌握了民众真实想法的人,我要告诉你们:
别人告诉你这些,你还真以为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太天真了。有几个生活在威权主义集权国家恐怖统治高压之下的人民会随便跟他人讲真话?我,温顺老实人畜无害的瘦小子一个。但即便是在午饭之后——人一天中最为放松、戒备心最少的时段,在闲聊时若讲到这些所谓“敏感”问题,都不会有任何人对我讲真心话,何况你一个外乡人。谁知道你是啥玩意儿?即使很多人可能没怎么见过熊猫,苏共KGB的故事,听得还算少么?
所以,别以为在中国大陆生活了几个月乃至几个年头,就能了解所谓墙内民众的真实想法。扔掉你的海外护照,放弃你的海外公民身份,抛开那种若有若无的道德优越感,真正地成为一个墙内人,你才能算是刚刚上了路。要思考,这里的一切都不是你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简单。这里的每个人都把自己层层地包裹了起来。既然这里是地狱,那么不穿护甲的人是活不下去的。要想真正理解这些,你得睁开你的心眼认真去看,而不是这样隔岸观火地说些屁话。

再说,您说的那些,我们早就知道了。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就在饭后餐桌上激烈地讨论过了。您还真以为我们不知道哪?想当年,坦克开过来的时候……

2013年4月10日星期三

修改GoAgent客户端以支持Mega


为了能用来访问Mega,对GoAgent客户端代码做了略微的修改。不过首先要说明一下为什么会有这个修改。

Mega是个总部位于New Zealand的网盘服务。服务器当然全世界都有,但至少在我这边ping值不好。严重的时候600ms以上,并且丢包。这样的话,不管本地有多少带宽,实际上也是不可用的。总不可能花上一整天的工夫来传一个ISO吧。
开着VPN会快,但流量和费用都是问题。于是很自然地想到了是否可以通过GoAgent之类的GAE代理来访问。Google服务器与Mega之间的带宽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而Google服务器与我之间的速度也是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的。不过测试下来发现GoAgent不支持OPTIONS这种HTTP Method,而且这个局限性是GAE导致的。GAE只支持GET/POST/HEAD/POST/DELETE这五种HTTP Method。偏偏Mega在登录和上传下载的时候都会发OPTIONS请求,于是这个方案一度被搁置了。
后来Mega的速度进一步下降,有时候一整天都传不完一个100M的文件。于是这个方案又被我拿出来考虑。这次我准备绕开服务端的限制,直接从客户端下手。OPTIONS请求涉及的数据量是很小的,文件传输用到的CONNECT之类才是主要的带宽压力。因此可以让客户端在遇到GAE服务器无法处理的HTTP请求时,直接将其发到目标服务器。由于Mega目前还没有被GFW给IP黑洞,因此应该可以在一种“混合模式”下被通过GoAgent访问到。

下面介绍一下修改方法,以GoAgent 2.1.15版(2.1.17还需要服务端改动才行)为例:

首先在local/proxy.py中找到这两行:
"""rules match algorithm, need_forward= True or False"""
need_forward = False
第一行是注释。而下面这个need_forward,就是用来控制是否把一个请求直接送出(FWD),而不是送去GAE服务器进行中转。

在后面的if语句前,加入这样的内容:
if self.method != 'GET' and self.method != 'POST' and self.method != 'HEAD' and self.method != 'PUT' and self.method != 'DELETE':
    if host not in http.dns:
        http.dns[host] = list(set(http.dns_resolve(host)))
    need_forward = True
非Python程序员也应该很容易读懂这段代码,不过要提醒一下:Python中缩进是很关键的,改代码时一定要用空格正确地缩进。
最后,别忘了把下面那个原来的if改成elif。

这样改过之后的GoAgent客户端,在遇到GAE服务端不能处理的那些HTTP请求类型时,就会把它们直接发到目标服务器上。
从理论上讲,这个小修改不会对GoAgent的翻墙能力有任何的增加,但可以让它具有更大的适用范围。一些原来不能用GoAgent访问的站点(比如上面提到的Mega),现在可以用它来访问了。GAE的流量按天计算(VPN一般按月,VPS也是)。并且因为可以使用多个GAE账号,因此流量基本上是免费且无限的。Mega那50GB的大空间,终于具有一定的可用性了。

2013年4月8日星期一

论天赋与竞争


今天偶然谈到一个话题。我发现,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能够给爸妈省下非常多的钞票。换句话说,这就是体能、智能在生存竞争上的优势的具体体现。
只是,我觉得,原始社会的时候就是这个游戏规则,到现在咱们还是这个规则,这个社会体系是不是建设得太失败了一点?

我总觉得,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从技术或生产力上讲,应该已经有能力解决成员的基本生存问题(温饱)了。那么,区分成功还是失败,或者说人们奋斗的目标,应该是看一个人能不能实现自我的价值,做自己想做的事。有的人可能不擅长打猎,有的人不会种田,但是他可能会唱歌,这可以使他人愉悦。不需要一个人什么都会。即使他不会任何直接产生食物的技能,也不会饿死。社会化分工,这就是人类社会出现的意义。

在社会形态发展还不完善的时候,可能有的人还是会有生存问题。艺术家要是画卖不出去,也会有生计问题。所以这才需要社会形态继续发展。一方面生产力要更高,才能有足够多的资源来供养这些不直接生产生活资料的人。另一方面,需要保障制度的逐步建立,需要合同方式的完善,来消除因为成员个体的分离带来的沟通上的问题。——无论政治还是经济,本质上都是在解决沟通问题。

一个能够保障个人基本权利(包括生存权)的社会,才能更好地保障多样性。否则世界上将只存在猎人和农民,人类社会也就不会再进步。基因需要多样性,社会成员同样需要多样性。即使是所谓人渣,也有他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所谓的天赋,包括体能、智能,乃至于道德上的高低,都不应该成为淘汰个体的理由。

我并不是说天赋不应该有优势,而是说这些天赋上的(貌似)弱者不应该必然被淘汰。丛林法则是一种自然状态下低等级的演化规则,其重点是“适者生存”。而既然是“适者”才能生存,那么其演化所产生的结果必然越来越趋向于适应某一种特定的环境。一旦环境发生非常大的改变,或者说“游戏规则改了”。那么演化的结果就可能会变得毫无意义,甚至整个种族都会有危险。而其原因就是,本来也许能适应新环境的成员,在之前的演化中被无情地淘汰掉了。

我们人类是(目前看来)有一定智力的种族,也希望能拥有其它动物所不具备的改变自身命运的能力,那么就一定不能按照动物的演化规则来生活。所以我觉得,如果一个现代社会里面,成员还要为了基本的生存条件而奋斗,要像动物一样靠天赋进行生存竞争,这个社会的设计和演化是失败的。

不过也许这个社会中有一部分成员就是想让其他人活得像动物,弱肉强食。谁知道呢?!

2013年4月3日星期三

也谈“量刑要适度”


看到有的人在说什么“量刑适度”,真心觉得搞笑。
这种人,就是把公私权混为一谈分不清的那类人。

要动用公权力侵犯私权时,疑罪从无原则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双方力量并不对等。
而个人之间的质疑乃至问罪,没有必要搞什么疑罪从无。双方力量都是对等的。一方可以质疑,另一方也可以回应。一方可以乱扣罪名,另一方也可以把真相公之于天下让大家看看。就算捅到媒体,舆论一边倒。你可以骂别人傻逼,可以觉得别人真的是傻逼,可以骂群众无脑盲从,可以愤世嫉俗愤然删号滚蛋。但人家就是有这个权利。发表自己的见解,没有问题,但想修改游戏规则,是很不明智的。

从另一方面看,对于公权,不仅不能疑罪从无,还应该要用最恶意的角度去揣测。这个原则,也应该可以适用于双方力量明显不对等的情况。没有人会认为保护伞公司不应该接受政府同样的待遇吧?

更何况,有的时候,超出目前状况之外的恶意揣测,往往是为了自我保护,而不是要加害于他人。黄浦江上的猪,没有检测出可感染人类的病毒,就应该为此放一百二十个心了吗?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H7N9可以在人类之间传染,于是友人咳嗽高烧也可以不用防护地去探病吗?没有上过CSDN,于是就不用修改密码了吗?没有反对过伟大的党,于是就可以举手支持73条了吗?如果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人类存活不到现在。你可以自己这样做,但要求别人也跟自己一样,要么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否则不是脑残就是别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