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

为了赞成的反对

有一句话,经常被人拿来说。大概是这样的:“不要为了反对而反对”。这样一说了之后,仿佛立刻比所有反对者要高级了一层,高瞻远瞩,高屋建瓴,高举XXXX的旗帜,居高临下,高下立判。

其实呢,这也是一种很常见的伎俩,引导员经常用。这个句子的确有一点讲究,“为了反对而反对”。两个“反对”一出,好像就有点对方犯了“循环论证”错误的意思,进而可以质疑起他的逻辑能力来。如果有聪明人来替他换上一种说法:“我要反对是因为我不同意”,就好得多了。是个正常人恐怕都会觉得,这个挺正常嘛,有什么好荒谬的?

当然了,这话的意思,我不是装作不明白。潜台词不就是:反对的目的还是反对,是低级的目的可笑的行为。换而言之,如果没有更高级的目的,就要受到发话人的批评。不知道从哪个年代开始的坏风气,咱们国家的人要干一件事情,一定得有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好理由。直来直去,好像就会很对不住伟大领袖。“为了拉屎而拉屎”这多不好意思?您得说为了施肥、为了增产,在不济,也得是“为了缓解腹腔内压力”才行。于是这样一说,往往就弄得对方自惭形秽,气势上就先怯了。这和上次说的那个“信心与不同声音”的手腕是类似的:拔高标准,然后打击贬低对手。你不是圣人,所以你就是狗!

对这种对手,我个人是相当的痛恨的!想想“学雷锋”是怎么摧毁社会道德观的,想想“子贡赎人”的故事。对方的用意何在,可见一斑。因为你做不到那个高标准,所以你就不要做、不能做,做了就是狗。这种用心其实根本谈不上不善良。扔出这句话的人,往往已经快招架不住了,理论体系已经快崩溃了,只好舞出这种流氓招数来应付。千万别上当!

如果还觉得心中有愧,觉得这话说得还是有几分道理。那么,再来看看下面这两个问题:

1.你真的是在“为了反对而反对”吗?
对方既然说出这话,自然就是替你定了性。但它说的不能算数。做一件事情的理由,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人是高级动物,并不是巴甫洛夫的狗。也许你还不能清楚地总结出来你反对的理由,但是必定是有一个或多个,不可能不存在。所以这句话本身就是伪命题。

2.“为了反对的反对”是不是就没有意义?
从自然法则而言:首先,不存在绝对真理,任何理论都应该有值得修正的地方;其次,竞争导致优胜劣汰,没有竞争只会导致系统退化。即使只根据这两条理论,哪怕是纯粹的“为了反对而反对”也是有存在的必要的。这方面的例子和理论已经多得不能再多,我也不想再提。

其实,我倒是希望引导员们直接地,明白地说:“要为了赞成而反对”。这就对啦!省得我费口舌嘛。

2012年9月13日星期四

美国欠中国钱的真相


很多人,不止芮成钢,都认为美国欠中国钱。上次去听那个“钱瞻”的时候,Weiss评级的老头也拿这个说事,说美国的外债很多,外汇储备很少,于是评级应该降低。而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多,外债非常少,评级应该很高。

没错,根据通常的观点,一个人家里要是没存款,又欠了那么一屁股债,那当然应该是不破产也快了。但是这其实是一个很无脑的论调。国与国之间,由于涉及到货币兑换、供求贸易关系等等方面的影响,有些事情并不能简单地与个人之间划等号(有的时候却可以)。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个钱是怎么个欠法。


中国生产了很多的商品(产能过剩),但国民穷,消费力不足,买不了这么多(内需不足)。于是就把这些商品卖给美国(出口)。美国人当然是用美元支付了,于是中国手中就有了美元(外汇)。

美元不能直接在国内用啊,否则不就成了美国了?但既然工人生产了商品,还等着拿卖商品的钱来给他们发工资呢。所以这些美元必须得换成人民币(结汇)。美国人手里没有人民币,人民币是中国自己印的啊,没法跟美国换。怎么办?人民币总不可能凭空变出来。除了印钞,别无它法。印多了要通胀,只能有多少美元,就按一个比例(汇率)印多少人民币,然后拿去发工资。而手里的美元当然也不能烧掉,否则不成傻子了?这可是硬通货呢,当然是要放起来呗((外汇储备)。

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外汇储备其实是未完成的交易导致的。本来,中国卖货给美国,美国也卖货给中国,如果刚好两不相欠,就相当于最原始的以物易物,这是最简单的。但是,往往是中国的货太多(出超/顺差),于是美国只好拿自己的钞票付账。意思大抵就是现在我没有货可以和你卖给我的相抵,于是我给你这些美钞,将来你要看上什么,再拿美钞到我这里来买回去。——当然,末了还得加上一句,如果我愿意卖给你的话。这就是所谓未完成交易。看吧,其实和自然人之间做生意也是差不多的。

顺带说说汇率这个事情。中国目前的汇率是管制的,不敢放开,放开就会跌。因为现在不能用实际的购买力来设定汇率,否则印出来的人民币会更多,通胀(输入型通胀)会更严重。高估本币可以让贸易顺差的后果没那么严重,也就是说让这些外汇没它本来那么值钱。但同时也抬高了本国的贸易成本。因为明明卖出货物换回了可值10元人民币(购买力)的外汇,只敢印6元人民币出来发工资,其实是做了亏本生意啊。

但是,没办法!中国不争气,人民一直很穷,有钱人都移民了。为了让这些刁民不造反,一直都靠把东西卖给美国来维持经济景气。长此以往,手上的美钞就原来越多。现在问题又来了:美国也在一直印钞,印得也不少,就也会有通胀。这些钞票一直放在仓库里,又不能钱生钱(投资),越来越不值钱,总不是办法呀,最好是拿去买点儿什么。

买什么呢?冰岛?人家不肯卖。iPhone?呵呵,给警察是买了不少。算了不说笑了。中国的做法是去做投资,比如买美国的国债。为啥呢?因为美国的国债是用美元来买的,正好。而且美国国家信用比中国好啊。为啥好?打仗你打得过吗?科技?文化?经济?哪个你能强过人家?既然认为美国比较不容易【下课】,风险小,收益稳定,于是就买它的国债咯。换成是个人你也会这么做。

那美国为啥外债高呢?呵呵,因为美国想多些钱花,但又不想印钞票印得让自己国内高通胀。不印钞票怎么办?借别人的呗。借别人的钱,等于之前买别国东西(外贸逆差)花出去的钞票又收回来了,多了张借条而已。

顺带说一句,这个借条(国债)可是很牛X的。中国不买,有的是人买。中国还得提高报价才能买到。为啥这么牛X?因为美国实力牛X。别的国家一合计,手头攒的美元借给美国,比借给其它任何别的国家都要保险。换句话说,其它所有国家都觉得美国应该比自己要死得晚。什么时候这个借条不吃香?美国实力受到它国挑战了,老大变老二了,这个借条有人就要掂量着拿了。但是话又说回来,既然所有国家都借钱给它花,除非美国脑残自个儿玩砸了,或者遇到什么“不可抗力”因素,否则就现在这种借钱扩充自己实力然后再去借更多的钱的玩法,实力第一的宝座很难旁落。

就这样,通过卖国债给别的国家,别人生产的商品给搞到了手,自己拿去买东西的钱又给忽悠了回来,回过头又可以拿去买新的东西。我们知道通胀是由于钞票多了,但现在美国的社会财富也一起增加了,所以钞票多没有问题,低通胀。印钞票的事情由中国来负责,高通胀,该!

美国这种做法,其实是把自己国内的通胀输出到了别的国家,使自己可以在享受低通胀的同时继续大手大脚地花钱(高增长)。说穿了,这就是一种经济掠夺。但你没办法,谁让你不争气?把自己的国民搞得那么穷呢?你要是让你的国民购买力旺盛,国内生产根本满足不了,国外的厂商争相把货送到中国来卖给这些富翁们,甚至不惜为此大打价格战。那时中国就可以这样去掠夺别的国家了。

这就是为什么说国家实力强弱不是看政府,而是看人民。人民没钱的话,政府再有钱,也是只有送给别人花,还要在汇率等问题上被宰一刀份的份。人民有钱的话,政府就算是“债台高筑”,也还有大把大把的银子排着队等着花。


看了这些,应该明白外债和外汇储备是怎么回事了吧?还坚持说美国欠中国钱吗?

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

上海“钱瞻”2012简记


注册
注册时交了在上一家公司的名片,心想反正他们无从查起,偶尔使用一下假身份也不错。
注册完发了一个资料袋,里面有一些宣传材料。有一张是说洪博培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来不了啦。其实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他是用来宣传和卖票的噱头而已。
8:30入了会场,用身份证抵押领取了同声传译机。没用过这东西,仔细研究了一下,其实就是一个小收音机吧。播音员(译者)就坐在会场内的一个小隔间里面播音。


开幕式
先是MoneyShow的外国女老板上台致辞。演讲的标准腔调,字正腔圆,节奏缓慢。因此一开始我基本都能听懂。但后来讲到经济相关的专业内容,我就跟不上了,只好开传译机听翻译。

然后是Weiss评级的老头儿上台发言。老头儿讲来讲去就一个意思,三大机构把美国和中国的评级搞颠倒了。美国债多,储备少,GDP增速低,应该是C。中国倒过来,应该是A。这个就纯粹是胡说八道了,不知道老头儿的用意何在?

接下来是瑞银的一个老先生。这个老先生对之前的Weiss老头儿的不少说法都予以讽刺,可以说是嗤之以鼻。他严厉地批评了中国政府的财政政策和经济现状,发飙的过程中被下面某人示意后打断……。总之,这个老先生我认为是这次会议唯一讲了心里实话的人,也许是因为他的立场可以比较超然吧。其他人都是来替政府背书的。

上午大会场最后一个上台的是Jakobsen,讲欧洲局势。讲得我瞌睡迷糊,只记得拒绝、抗议什么的。


小会1
大会结束后,上午还有一个小会。基本都是产品推介,我选择了与程序化交易还算比较靠谱的中大期货讲的“期货投资管理”。听下来的收获:

1.粗略了解了国债期货,特别是它的期现套利。
2.了解了一下它所谓的组合期权的思路,对于“期权的最大风险是确定的”有所感悟。
3.了解了一下“对冲”的思路和做法,并再次回顾了套利的思路和做法。


中午
吐槽一下:这么贵的票,中午居然不管饭。要吃自助餐,还得掏60块钱来买。还是去正大广场吃汉堡王吧。


小会2
下午第一个小会是技术教育。我选择了听布林通道的课程,毕竟是创始人来主讲,算是很给MoneyShow面子。布林通道我平时也经常用,自我感觉用法很简单,所以也很好奇这么简单的东西他能讲些什么。果然,主要是下列内容:

1.布林通道的公式是如何推导出来的。
2.根据布林通道衍生出来的指标及其作用。

我一开始坐在中间,结果同一排有人带了小P孩进场。上窜下跳的结果,就是整排座椅都抖个不停。瞪眼无效,最后以我主动换座位告终。
换过座位,又有人坐到前面来挡。挡没关系,挪到旁边就可以。但此人还有狐臭,只好再次换座位。
会议内容可能较受欢迎,期间一直有人涌入。后来我周围都坐满了人,隐约又有狐臭。实在是受不了,爬起来跑到了最后一排座位,才算最终消停。


小会3
下午第二个小会又是产品推介性质。我选择了去听福汇关于独有指标和交易信号的内容。去的时候去晚了,小小的会议厅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听了一会儿后悔了,它们所谓的“独有指标”,是指把旗下所有客户的买卖情况拿出来作涨跌参考。这跟Level2卖五档数据差不多的意思吧。如此的话是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可言的。

换了个厅,去逛了一圈银大的会场。标题是《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卖空大宗商品的盈利机会》。听了几分钟,感觉讲的人光在那里嚎,没什么干货。既然经济不好,大宗商品当然下跌多过上涨,做空还用你来说?

最后还是去听老外的场,就当作练听力了。老外接在投影仪上的笔记本Win7里面装了Chrome,是唯一的亮点。


下午茶
下午茶时候,服务生端着盘子跑来跑去,倒是挺像鸡尾酒会。不过我看大家都是和自己熟的人聊。我喝了点饮料,吃了几片西瓜之后,溜到大会场找了个角落的座位睡觉去了。还有好几个人也跟我一样的做法噢。


第一天落幕
四点开始的大会场演讲。首先是湘财的某个白痴,来讲什么中国经济的“稳增长”的话题。这个白痴说四万亿只带来了“些许的通胀”。还说如果没有四万亿,现在的经济不会比08年好。

这话充分表现了他的白痴本质。好像现在比08年好还是怎么的?从上午的Weiss评级,以及瑞银的老先生怒斥国内各行业的产能过剩时被叫停等情况看来,这次会议有司是有任务的,是要用来引导舆论,给大环境造势的。可惜背书的都是些垃圾,逻辑都没有。我直接退场回家了,后面的也懒得听了。


第二天
其实根本没必要去那么早,开放注册一个小时之后,才有大会场的讲座。大会场讲完,再是小会。于是今天睡了个小懒觉,到会场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大会刚刚完,但接下来准备听福汇的关于趋势交易的讲座还是在大会场里面,于是早早就溜了进去等着。


小会4
福汇的这名讲师满口的南方腔,不过讲的内容还算客观。趋势交易是吃鱼身,并且一定有赚有赔,趋势只能判断无法预测,关键是止损和资金管理,等等。至于判断方法,倒是没太重点讲,只说了划线法,均线突破以及高低位等。总的说来,主要还是思路而不是技术、方法型的讲座。

个人觉得这个讲师挺有说服力的,包括语音/语调/语速以及讲解方法。算不上有煽动力,但是感觉让人很容易相信他,并接受他的意见。大概做这行的都有这个吧。


中午的突发事件
还是跑去正大广场吃了午饭,正准备回会场的时候。在正大广场1楼遇到一群手持A4纸标语的人。其中有个大汉把纸贴在身上,让人拍照。后面有个女的正在接受SMG的采访。

我也凑过去听,原来是B1楼的那个Smartkids商家卷款潜逃了。据说这些家长的学费加起来约摸有三、四百万吧。听围观群众讲,最近这类事件也不是一起两起了。


小会5
下午第一个小会选了去听帝纳波利点位交易法。创始人主讲,但调子比布林格要嚣张很多,完全是演讲的调调,一副你必须得相信我的样子。

举了不少例子,说他预测了市场的低位以及反转点等等。还用言语挤兑人,说如果有人告诉你市场不可预测,那是因为他不会。但我听下来还是觉得这个家伙是个大忽悠。你要那么神,还来卖书干啥?


小会6
下午第二个小会,回到大会场,又是一个老外。这个还是在讲趋势交易,是说如何把握股市的进场和出场时机。基本上还是福汇上午讲的那些内容,只不过福汇是用的外汇作例子,而这个老外用的美股。因为其它小会更没意思,所以就在这里混完时间就回去了。


结束
后面还有闭幕式,以及抽奖等等。因为家里还有事,也因为觉得没有意思,于是拍拍屁股跑人了。下午茶也没有吃,不过目测有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