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星期三

信心与声音的扯蛋


今天见到一个有点意思的说法:【有信心,就应该让不同声音存在】。拿出来专门玩味一下。

这句话很简单,是一个很清晰的命题。初看上去,讲得非常有道理。特别是拿出来呛某些非法执政党的时候,简直是掷地有声,砰砰的。其实,这句话真正的杀伤力,是在于它的逆否命题:【不许不同声音存在,就是没有信心】。学过逻辑的都知道,原命题成立,则逆否命题亦成立,反之亦然。但我觉得,这个命题,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从逻辑上讲,要证明一个命题很难,要证伪是很容易,只要举出一个反例即可。并且,由于原命题与逆否命题之间的关系,如果无法证伪一个命题,那么证伪它的逆否命题也是可以的。我现在就来试一下。


不许不同声音存在,就是没有信心吗?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传播儿童色情是违法的,而且很多是重罪。那么这些国家不允许这种声音(儿童色情)存在,是它们没有信心吗?如果你对自己的子女教育有信心,对自己子女的品行操守有信息,是不是就可以允许他/她接触这种东西呢?

有的人会说,这种例子太极端,那么好,再来个不极端的。假设你是个公司的老板,有人四处散布对你公司不利的谣言,你想让他继续吗?如果不想,是否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佛教中也许有把脸伸过去任人打,以及舍身喂XX的故事。但是我估计没有那种故事,说如果不这样做,就要下地狱。


由此可见,虽然话很呛人,但道理是歪道理。国人一贯死要面子活受罪,爱随意拔高道德标准。应该这样来理解:【允许不同声音存在】的目的,是签一张契约。也就是说你不得不允许某些你不希望的声音出现。同时,按照契约,当你的意见别人不喜欢的时候,你也还是可以说出来。这跟信心没有什么关系,只跟权力的制衡有关。

如果你的权力大到可以压过其他人,那么你大可不必遵守这个契约,因为你不需要这个契约来保障你的权利不受损害。只有当你害怕被他人如法炮制时,才会自觉地保护少数人的利益,这其实反而是信心不足。老毛有信心没?有,大大的有。引蛇出洞之后那些不同声音是什么下场?

所以,【允许不同声音存在】,其实是弱势当权者的一个【不得已】的决定。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将来无论处于何种地位,都有说话的权利。在那些权力不能得到制衡的地方和场合,这个规定就无需遵守,也无法遵守。


和许多民主愤的想法可能有些出入,并不是任何场合下,权力都必须得到制衡的。简单的,比如军队。要是小兵和大将之间还搞权力制衡,那这军队大概没法打仗了。在比如苹果,乔布斯在世时,一人说了算,把公司带上了巅峰。我相信乔布斯还不至于【没有信心】吧,但我相信苹果内部的民主气氛应该不会太浓烈。

总的来说,【允许不同声音存在】这个事情,必须看场合,看对象。你拿它去讨伐专制执政党,自然是正中红心。你要拿它去哪个论坛里面挑战管理员,纯属有病。但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介意谁拿它去乱捅的,反正作为因果论者的我乐见其成。但如果把【信心】再扯上,就扯蛋了。信心信心,本来就是我自己心里面的事情,你一个外人,管毛?我有没有信心,难道还要证明给每个人看?笑话!


昨晚看贵州卫视,胖子健身的真人秀。教练指着一胖子大吼,你是不是爷们?!我真心想回一句,老子有木有鸟,关你鸟事?

2012年8月21日星期二

翻墙菜鸟指南


一、什么是墙

  中国现政府出于某种目的,对互联网上的信息进行了屏蔽和监控。这体现在:

  1. 某些网站在中国大陆境内无法访问,站点无法打开,或者直接返回【连接被重置】的错误。
  2. 某些网站能够打开,但页面内容被监视,一旦出现某些【敏感词】,便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迫使其中断Web服务,约一分半钟以后才能恢复。
  3. 国内某些邮箱,以及即时聊天工具(如QQ),被要求向【有关部门】展示用户数据,包括个人信息以及通信内容(邮件、聊天记录)。

  (1)常见于一些国外允许信息自由发表和流动的网站,例如著名的社交网站Facebook(中文译名【脸书】或【脸谱】,英文简称FB,国内对应的山寨网站为人人网和开心网之类),以及Twitter(中文译名【推特】,英文简称TW,国内对应的山寨网站为饭否,腾讯微博等),还有知名的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暂无中文译名,国内对应的山寨网站为优酷、土豆和酷6等)。这一类的网站,由于中国现政府无法要求其按照自己的意愿屏蔽信息,因此直接通过技术手段封锁了整个网站。各种宣传法轮功的网站当然毫无疑问地也在此列。

  (2)常见于搜索国外的引擎,最典型的如Google,Yahoo等也受其影响。由于Google退出中国大陆,中国现政府无法要求其按照自己的意愿屏蔽信息,但也许考虑到直接屏蔽则影响过大,因此对其页面内容进行了监控,一旦出现【敏感词】,便采用技术手段拆散Google与用户间的连接,并保持90秒内无法连接。国内用户一度据此认为是Google存在技术缺陷,而投奔Baidu等积极配合中国现政府进行内容审查和屏蔽的搜索引擎,但其实是有人为因素恶意迫害。Google目前也会通过在页面上给出警告的方式提示用户搜索的关键词中包含【敏感词】,算是反击吧。

  (3)在用户通常的使用中可能不会察觉。大多数用户会认为,自己没有违法违纪,也没有反党反革命,当局不会关注自己。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当局没有如此多的精力和人手来监控每一个人。不过由于维稳持续扩大化,没有人能保证,那柄快疯了的达克摩斯之剑,一定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以上技术手段,通过一个民间称之为GFW的项目来实现。GFW为Great Fire Wall的英文缩写,即【防火长墙】。对于网络的封锁,主要由GFW进行。在接下来的章节中,将阐明为何有必要避开GFW,即【翻墙】。

二、为什么要翻墙

  目前存在下列翻墙的理由:

  1. 接触自由的信息:我们不是未成年人,凭什么阻止我们接触某些信息?他们也不见得比我们【成年】,凭什么来决定我们能接触什么信息不能接触什么信息?
  2. 能够自由流动的信息才更加真实:政府屏蔽信息的一个很大的理由是有谣言。但官方的谣言危害更大,亩产万斤之类我们还听得少吗?只有双方都能自由地各抒己见,激烈碰撞,才能让事实真相慢慢浮出水面。新闻管制之下,从来没有真相。可参见朝鲜人民。
  3. 了解最先进的技术:自由带来竞争,鼓励创新,使得技术进步。最新的技术型公司,例如正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虚拟现实【眼镜】的Google,刚刚上市融资160亿,创下美国公司最高上市估值的Facebook,统统被GFW拒之门外。让我们无法体验最新的科技带来的成果。GFW从本质上讲是反知识,反文明的,它希望所有人民都像猪一样只是睡和吃,其它什么都不要管。
  4. 维稳扩大化:社会问题越来越多,当局执政压力越来越大,使得它将一切批评和不满都划归【反动】,造成维稳扩大化。可能你觉得你没有反党反革命,没有批评政府执政,没有违法违纪,你只是在抱怨自己的生活今不如昔,但当局会觉得你有所指,说不定就会拿你开刀。
  5. 审查不透明:有一种说法认为,网络审查在世界各国都存在,因此容忍GFW的所作所为。但中国现政府目前的做法问题在于,其审查政策极其不透明。泰国规定不能批评王族,美国无法容忍种族歧视和儿童色情。但中国现政府拿不出具体的政策,而实际上是【口袋执法】,只要是某些人群不喜欢看到的信息,都往里装,从而形成【压制】而不是【管制】。可能有一天什么都不让你看,而你却不能问原因,因为问原因也属于【非法】。面对这种审查,一味退让并不是办法。

三、风险何在

  任何行为都是有风险和收益的。上面已经说了翻墙的理由,那么来看看翻墙有些什么风险:

  1. 翻墙只是让你有机会做以前GFW不允许你做的事情,但不意味着你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用承担后果。那种认为墙内是监狱或猪圈,墙外就是绝对自由的天空,翻出去后就胡作非为的人,风险会很高。正如前面所说的,网络审查在全世界都存在。如果你去联系找人买C4炸药,不光中国现政府会收拾你,全世界大概都会收拾你。
  2. 政府是知道有一小部分人在翻墙的。他们会盯住这部分人中的活跃分子,主要是在对抗政府的维权具有【号召力】或【行动力】的分子。特别是两者皆备的人,会重点盯住。如果你也想成为其中一员,则风险必定会比较高。
  3. 翻墙可能会给某些日常的网络操作带来不便。比如你如果开了VPN翻墙,那么迅雷下载可能就不那么好用,不得不暂停了。为了自由,必要的代价肯定是有的。另外,当你已经习惯了使用墙外的各种新科技,那么一旦回到墙内,或者处于无法翻墙的境地时,可能会不习惯。
  4. 对于心理和知识上没有准备好的人,建议慎重。翻墙让你接触了许多平时本来无法接触的东西,同时也让你进入了更广阔更自由的信息海洋,就好象一直在游泳池的人下了海。墙外的生态法则与墙内有所不一样。被国内政治教育毒化的一些概念,从小被灌输的一些理念,在墙外的世界会变得很可笑。心理发育尚不健全(这不是我们的错)的人,有可能受到情绪上的打击,产生失落感,从而有【我还是回去好了】的想法。

四、常见方案

  GFW是一个具体的技术上的存在,所以翻墙也是一个技术上的方案。目前大致有以下几种手段,可以突破GFW的封锁,接触到自由的信息。

  1. 修改hosts:修改本地hosts文件。简单,无需专门工具,对网速影响很小,副作用小(迅雷等也不受影响)。但不是万能的,某些被封锁的站点无法用这种方式搞定。
  2. SSH代理:通过SSH连接国外服务器来转发请求。免费的渠道不多,架设复杂,需要专门工具,网页浏览及下载都能搞定,通过Socks代理也能支持一些其它的应用。
  3. 专用代理:在本地运行一个应用程序,来把网页浏览请求通过国外服务器中转。有一定的免费架设渠道,比GAE。架设不算简单,而且基本只支持网页浏览及下载。
  4. VPN:VPN可以解决所有类型的问题,包括网页浏览、下载、即时通讯、视频、网游等等。架设难度不大(特别是PPTP类型的VPN)。缺点是副作用相当大,实际上它就相当于换作以一台国外电脑的身份在上网,优酷什么的根本用不了。对网速的影响也最大,而且切换VPN时网络会中断一下。免费VPN一般有各种限制,不过有耐心的话也能收集到一些不错的。有资金的话也可以自行购买VPS等来架设。
  5. 翻墙软件:一般是指定制开发好的专门用于突破网络封锁的某些软件,比如自由门等。这类软件大多有法轮功背景,使用上相对简单,易学易用。但个人不太推荐,因为很难讲有没有夹带一些私货在里头。

  原则上讲,所有这些翻墙方案,都是利用了GFW【没有封掉所有国外网站】的设定。毕竟中国目前还有广大的跨国外企和外籍人士存在,完全封掉不现实。

五、组合建议

  由于各种翻墙方案各有利弊,根据各人的情况,可以采用不同的翻墙方案进行组合。个人建议的组合如下:

  1. 修改hosts:因为副作用小,网速快。平时长期采用,必要时关闭。
  2. 专用代理:服务器建议GAE,因为免费、快速。应用程序推荐GoAgent,因为开源。是否开机启动可以根据硬件配置决定。搭配能快速切换代理的插件(比如Chrome上的SwitchySharp)使用。个人推荐手动切换代理,不建议采用网上的自动切换列表。否则修改hosts的优势会被抵消一部分。
  3. VPN:收集一些免费VPN的信息备用。在前两种方案无法解决问题时,上VPN。平时一般不用。


2012年8月3日星期五

GAE的Frontend Instance Hours高居不下咋办?


  架设GAE用了GoAgent之后,对于Dashborad中的Frontend Instance Hours一项数字如此之高有些不解。查了Google,发现有同样疑问的还有很多人。于是翻了翻Google的文档,做了做实验,基本上弄明白了。

  其实这个数字高也不代表什么。不信你可以架一个Hello world上去,先不要急着访问,只是打开Dashboard看看。Number of Instances应该是0,Frontend Instance Hours也是0。然后再打开WebBrowser访问一下你的Hello world,再看Dashboard。现在Number of Instances是1了,而Frontend Instance Hours就开始了渐渐的增长,哪怕你把WebBrowser马上关掉也是如此。
  说白了,Frontend Instance Hours就是GAE记录的服务实例运行所用掉的时间配额。没访问过的话,实例数是0。而一旦有HTTP请求,GAE就得启动一个实例来响应这个请求。运行这个实例需要耗费相应的CPU和内存资源,于是GAE就开始计费了。实例不停,Frontend Instance Hours就会一直长。而GAE为了能在短时间内响应下一个请求,通常是不会很快把实例给停掉的。(至于到底会等多久才停实例,据说是15分钟无新请求就不再增长Frontend Instance Hours,但实例数还在,估计挂起了。不过你可以手动停掉它。)
  既然叫做【Hours】,增长的速度当然就是指的实例实际运行的时间。实例跑了一个小时,那么Frontend Instance Hours就会增加1.00。我没测过Google会不会在计费上面耍点小手段,大抵是不会的,个人感觉也基本上差不多。
  所以看着Frontend Instance Hours一点一点地增长,也完全不必心慌。一天24小时,GAE给了28的免费配额,如果你只跑一个实例,是不可能用完的。用到23.99,下一分钟就第二天,重新计算,清零了。对于只跑GoAgent的用户,实在不放心的话,我觉得用两个AppID来跑也完全足够了。当然,流量超了的情况另算。

  那么什么时候Frontend Instance Hours会超过24呢?据说一个请求如果在等待了超过Min Pending Latency的时间之后,仍然没有实例能来处理它,那么GAE就会开一个新实例来做这个事情。所以GAE给了免费用户28个Frontend Instance Hours。Google的解释是为了让用户能够应对一些紧急状况。
  另外,这个【紧急情况】,除了指访问量大导致的多实例运行,也包括了一个功能,就是GAE允许用户调高Frontend Instance Class。F2级就比F1级多用一倍的计算资源,而Frontend Instance Hours也就增长得快一倍。这种情况下,多出来的4个小时就可以视为GAE给的【加力】之类的东西了。如果你只想在短期内进行一个高强度的计算,那么可以考虑用F4来跑一个APP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