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星期日

Sunshine周末的遭遇

  周五通了两个电话,就把周日的上下午都给安排满了。上午是“自由之旅”的忽悠会,下午是荷兰银行的客户经理。

  其实还是懒了,要是上网查一下,就不会错过早上火箭对马刺的流畅的胜利了。上海自由之旅这个公司其实就是个大忽悠。虽然是奇怪的一对一“辅导”,但一开始还比较正常,除了登记身份证这个不那么对劲。放过一个画质很糙的短VCD之后就进入了正题,开始谈钱了。要求一口气买20年份,一开始说59.8K,后来招来一个死东北胖子说今天买可以打折到48K,但一定要今天买。死胖子一副流氓相,看起来就不像经理,倒像演黑社会的。还有一个烟味男,虽然都穿黑西服,但看起来反正就是不像我这种正派的“经理”。
  胖丫后来的话就耐人寻味了,口气有点“你就是没钱,穷鬼一个”的感觉。激将法。这个我倒不以为意,有没有钱你老子我心里自然清楚,随儿子你怎么说,又作不得数的。眼见一招不奏效,又来威逼利诱,类似“今天你不买那就现在滚吧”。也怪我脸皮不知道是厚还是薄,耗到了快一点才脱身出来吃饭。我说得比较委婉——我今天要是买了就是我的决策程序有问题。死胖子听不懂,现特翻译如下:正常人谁买你那鬼东西啊?买的人就是港督。我不是港督侬港督。
  简单想想就明白,一口气要人家掏几万块钱出来,还非要人家当场拍板,这过程就很有问题。我虽然不是质量部经理,但这段时间已经被折腾成“良医”了:过程有问题,结果一定会有问题!动机什么的也只有在现场被打铁打红掉的脑袋才分析不出来。我看片子放完开始谈正题之后,会场的人刷地走掉一大半。呵呵,说明港督也不是很多的。
  基本上呢,这个公司宣传的“分时旅游”的概念还是不错的,RCI这个东东也不是骗人的。但和“机票超售”及“燃油税”等众多的舶来品一样,仅限于外国。太多的东西这样了,一到国内就变了味儿,变成敛财的工具。旅游的服务好坏姑且不论,首先就有非法集资之嫌。等胖子们手中的资金到了一定数量,肯定就卷款潜逃了。可惜了侬一身的好肉啊,要是灾荒来临还能救命呢,怎么能让你们那么容易就跑掉呢!

  总之,上午搞得比较不爽。特别是在看到了大胜马刺的消息之后。赶到麦当劳吃了午餐,继续赴下一个约。荷兰银行在港汇中心1座48楼的贵宾服务中心,大概是因为第一次,也因为是周末,所以给我用了。MM不错,虽然并算不上好看,可明显比死胖子顺眼很多。
  主要给我介绍的,是荷银的一款所谓“中立策略”的理财产品。简单地讲,就是低买高卖,追求短期收益,厌恶风险的类型。想法倒是不错,感觉也挺合适当下的市场形势,我也是因为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才过来听的。刚好手里恰好有一笔游资正寻找出路,眼下大涨或大跌的机会都不大,可能最多的还是振荡行情,别的投资都有点使不上劲儿,我前段时间甚至有点进入黄金市场的想法。
  怎么说呢?外资银行的确在服务上胜出太多了。一方面本身客户就被筛选过,无论客户自身的素质还是社会层次都有保证,另外数量也少了很多,不会像农行那种排一溜大妈大爷。经理MM当场给我填了开户的表格,还做了风险承受力评估(居然是激进型)。明天应该可以开户,我明天也去赎回基金,后天不知道能不能转账。反正差不多应该是下周之内可以搞定。该理财产品的购买期限是12月11日,12亿的规模,应该还好吧。

  出来之后,心情好了不少,可惜太阳下山了。回来上网一查,上午那公司果然素骗子,宽慰,然后咒骂。NNGX,有空骚扰爆丫电话。

2008年11月23日星期日

For Daughter——《飓风营救》

  这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美国英雄主义影片,一个美国故事。女儿在异国被绑架,可能被注射毒品然后拿去卖淫……,想到这里我都觉得害怕,不寒而栗啊。不过,好在姑娘有个离了婚但业务过硬的老爸,特工哦。很火爆地一个人把女儿给救了出来,坏人该死的基本上都打死了。应该说来,这种片子我小舅应该很喜欢看。
  影片的节奏很紧凑,基本没有什么说废话的时候,符合我的喜好。车战、枪战都有,打斗场面也挺合理,该动枪时就动枪,绝对不会说把枪丢了脱衣服秀肌肉。特工本来就是如此,杀人为目的嘛,打起架来当然也是越快越好(越省体,要玩多P呢)。总之呢,看起来是挺爽的。当然,最爽的还是合上电门转身走人的感觉。
  这个片子揭示了两件事情:
  1.做事情要一心一意,要敬业。最终的大BOSS,一个老头,虽然拿把刀架在MM的脖子上,但刚想说话一分心就被爆头了。不专心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哦!
  2.别人的电话不要抢过来接,即使接了也不要讲话,否则后果也很严重!

2008年11月10日星期一

日记2008.11.10

Chapter One

  忙完一件拖了半年的事情——呃,或者说,基本完了罢。总之,心情大好,因此决定开始锄草。

Chapter Two

  上面说的那件事情,就是我们单位的承研资质二方审核。大约半年前就开始准备,结果还是落得昨天周日加班的结果。今天上午发言的某两杠四星看起来挺好说话,正在心里暗自高兴。没想到原定的“主犯”——技术总监,中午陪白发大校打GOLF去了,下午的“主犯”变成了我。而且主审又是年轻的一杠三星队长,踌躇满志,加上兢兢业业。我头一次觉得时间过得真是TMD太慢了!
  还好,总算是完了。我觉得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们流程上面没什么大漏洞,好歹也过了两次ISO外审了,有的只是一点细节上的小瑕疵,这个嘛,是个单位都难以避免的。接下来,就看领导们如何讨价还价了。

Chapter Three

  觉得自己技术方面的文章还是写得太少也太浅了。没办法,实力所限,很难像以前那样能码出整篇的“运输问题”论文来了。自从当上了小头,连看代码的机会都相当少了,不由得担心起自己将来的前途。因为根据最近有限的几次开发工作看来,我在这方面的实力还在上升中,不抓紧学点积累点锻炼点真是浪费啊!

Chapter Four

  昨晚去浦东商场逛了圈,花了银子近八百。一双鞋,一件粉红色的秋装,都是NIKE,有点贵。NIKE的东西是贵,昨晚还遇到打折,可惜NIKE的东西打折也比别的柜少一半。
  没办法,虽然三双鞋轮换,但是上次买的PEAK跑鞋还是被我给穿坏了。不过似乎是有点质量问题,另一双ANTA虽然年限更久,但还是好好的。看来PEAK对跑鞋并不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