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2日星期四

日记2008.05.22

Chapter One

  早上猛然醒来,07:21,昨晚居然忘了上闹钟。还好生物钟比较准,自我唤醒比较及时。不然要是07变09就只好浪费半天调休了。

Chapter Two

  昨晚加班的成果仍然不够,眼看周五完成任务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然而峰回路转地通知我不用那么紧张,原因是高层有别的考虑,于是手头的工作允许延延。早说嘛,早说我就不用加班加得连闹钟都忘上了。
  今天把可信U盘的代码部分和手上正在做的Explorer进行了整合,基本上属于可以用的产品了。剪贴板的功能相当好用,于是Drag&Drop决定放一放了。不过我还是列出了长达22项的TodoList。今天只完成了3项,果然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Chapter Three

  中午尝试了一下“麦甜”新推出的冷面。优点是速度超快,几乎是坐下的同时就端过来了。不过味道比较一般,送碗小汤,要填饱肚子还行。
  晚上得知莉莉在徐家汇,过去汇合后找了家“棒约翰”吃比萨。感觉没必胜客的好吃,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有选饼底的缘故?

Chapter Four

  家里终于换上了空调被,估计距离打开空调的日子也不远了。单位上今天已经开空调了。没办法,这两天实在是闷啊,浑身都像涂了胶水似的。

Chapter Five

  招行信用卡缴费似乎已经开始逐步推广开了。前段时间还只是看到有重庆电信和重庆移动,现在再去看,重庆的水电费都可以缴了。成都也是已经有一大堆的缴费项目。北京上海稍稍慢一点,不过估计也会做起来的。

2008年5月20日星期二

日记2008.05.20

Chapter One

  就捐款的事情和粪青在网上某论坛干上了。其实是自己主动的,实在是很久没有骂过人了,心里痒痒。而粪青刚好又是一个很好的出气筒,怎么骂都不会有心理负担。
  也在此衷心希望大家不要做一个新时代的子贡。

Chapter Two

  进入TCDiskExplorer开发的第二天。
  虽然上班之前打好主意要丢开ShellFolderView,但后来还是延着原来的道路走了下去。主要是把驱动器图标的问题解决了,为了美观和偷懒也就暂时在性能方面屈服一下了。
  今天基本上把ListView显示部分完成了,排序和换Style还没做。换Style很简单,而排序可能会伤些脑筋。右键菜单做了删除和重命名,删除也支持MultiSelection了。不过对于Folder还不支持,没有现成的函数可用,看来要自己写递归rmdir了。
  这些准备好之后,就可以做重点的Copy和Move了。主要工作量是进度条和递归,以及ClipBoard和Drag&Drop的支持,看来也不是明天一天可以完成的。加上集成TCDisk的工作,也许还需要一天吧。
  还有海军的文档要准备,计划明天先做掉,免得拖到后面来麻烦。

  以上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工作笔记吧,权当本貉的自言自语了。

Chapter Three

  晚上去看莉莉,不料却接到一个电话要求加班。无奈,十点过打Taxi到公司干活。事情本身没什么工作量,但就是不得不来一趟。也罢,反正加班产生的Taxi是可以报销的。

Chapter Four

  觉得有的地方人际关系还真的是复杂,相比之下,自己的工作环境简直单纯得像白纸。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2008年5月15日星期四

捐款这事儿

  捐款这事,本身很简单。然而却被某些人搞得挺复杂。

  在网上看到有人把某些企业对印度洋海啸的捐款和这次汶川地震的捐款金额进行对比,从而“抒发”所谓的“愤青热忱”。看到了(不是“看了”)后,心里很不舒服:人家捐款赈灾,还要骂人家捐得太少。做了好事还要被当成汉奸骂,以后要再受了灾,谁会来捐?冒着损失RP的危险不厚道地扣顶帽子——我觉得这种愤青其本质已经几乎近似于国之害虫了!
  就算非要比较,是不是应该把,伤亡人数经济损失受灾面积等等也拿来比较一下呢?那次海啸,死亡近30万人,波及印度洋沿岸周边各国,算得上是罕见的世界级特大灾难。连一向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我都破例掏了腰包。事后国内却有人拿印尼虐华事件、印度威胁论等来说事,大有把捐款者打成汉奸之势。还好我早已沦为“非国民”,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觉得难堪。

  相对于以上行径而言,“组织捐款”也让我颇为不爽,不过程度就差了很多。毕竟这只是一种不满,而远非愤怒。规定人头捐款,强制摊派,是一件很能体现我国特色的事情。小学的时候,就开始组织捐款申办“亚运会”(我最后一个缴,¥0.5,被迫)。我只想说,东西变质了就要坏,好心一样可以办成坏事。这种组织捐款的形式,搞坏人心,还不如不捐。

  还有一句话要说:日本要是7.8级地震了,没准咱们不少国民不旦不捐钱还会幸灾乐祸火上浇油呢,所以现在就请别去在意其他国家的态度了。

2008年5月13日星期二

在地震的时刻

2008-05-12 14:33:19

  正在上班,突然收到老豆发来的短信:“刚才感觉楼在摇晃,地震了。”
  心想大概是哪里在爆破吧,老头子现在的状态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稍有一点动静就大呼小叫大惊小怪。不过也有可能真的地震了。如果是那样,那么也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事件。正好今天工作并不繁忙,于是打电话拨过去问个究竟。
  拨家里固定电话,无法接通。心里咯噔了一下。呵呵,该不会是通讯已经断了吧?打手机,手机也无法接通。不过我马上就想到是网络繁忙的缘故,看来老爸所言非虚了。
  博客也无法访问了,让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2008-05-12 14:45:39

  正在我不停地拨打电话却打不通的时候,又有老爸的短信到了:“地震了!恐怖!”
  说实话,收到短信我倒不是特别担心了。老爸的手机是手写输入。有时间写短信,人肯定无大碍。

2008-05-12 14:48:32

  家里终于打电话过来了。问了下情况,说震级比较大,家具什么的都晃得厉害。不过墙还没裂,说明对建筑物还没有实质性的影响。现在正在切断电源和燃气,准备逃亡。我让他们带上手机和一些必备品去人民广场呆一下,因为肯定会有余震的。
  打完电话,公司有在上网的同事反映说全国还有很多地区都有震感。看了看地区,到处都有。而震感的强度都各自说不清楚,闹不清楚是哪里震了。
  网易比新浪快了一步发布了消息。得知震中是四川汶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吸了口冷气——离成都实在是太近了。

2008-05-12 15:23:16

  总算是拨通了在成都的表妹的手机。不过比我想象中的要容易一些。
  她在睡梦中就被震醒了——这个呆子,两点半了还睡!现在撤离到了体育场,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据说大家基本上都跑出来了。由于人人几乎都在打电话,所以通讯成了大问题。她还没联系到家人。

……

  终于把所有人都联系上了。好在没有人出事。表妹家里因为是高层,屋顶天花板上的吊灯都震碎了。另外昨天半夜的余震导致表妹在仓皇出逃中摔得鼻青脸肿。除此之外没有更大的损失了。不过灾区肯定很惨,全国都感觉到了,那一定是一次大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