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0日星期一

和阿猫阿狗们一起的日子

  第一次玩《阿猫阿狗》的时候,已经是大学快毕业了。没有在它刚出来的时候就玩到它,因为它刚出的时候我的电脑还不够档次。只是知道有这么一款游戏推出。DOMO的作品嘛,不少都是精品,所以大四下期无聊的时候,就从校园网里面下了一个来玩玩看了。
  一开头简直莫名其妙,黑屏幕上跳一些对话出来,然后突然游戏就开始了。后来根据光盘版二周目时的经验看来,应该是因为当时的硬盘版制作水准有限,丢了动画的缘故。
  好在游戏上手还算容易,一开始的战斗很容易就可以获胜,后来慢慢需要使用道具的时候,基本也熟悉了战斗方式了。这个RPG本身并不是以战斗见长的,所以作战方面就处理得很简单。在我看来,这样很好,不抢戏。战斗画面也比较诙谐、卡通,毫无血腥暴力感,很符合游戏以轻松为主的定位。
  操作相当简单,用鼠标基本就搞定了,当然有的时候(比如菜单画面)用键盘就更容易一点。游戏提供了一个合成功能,和一个开发功能,DOMO的作品嘛。不过合成的物品不怎么好,开发也基本滞后于游戏进度,以至于玩家并不需要投入太多精力在上面,只要好好感受剧情就好。

  其实第一次玩的时候,对猫狗大战那一段很是兴奋。做不成孩子王,做个狗王也挺不错。而且狗狗里面各个角色刻画得挺不错:大米的狂妄搞笑,汉堡走路(我很喜欢这个名字)的没狗品,三剑客的侠义,毛姐的爱玩,还有土头、谄媚、圆刷子、刚毛、白眉、地瓜、猎师,乃至没有台词的迅猛龙,都是形态各异各有特色的家伙。猫那边就差一点,虽然人设很努力地搞了救世主和忍者猫这种特型演员进来,但我反而觉得一咪、二咪更有意思一点。不过,总之,猫狗们的刻画相对而言都比较成功一点。
  后来到了和大都会斗争那一段,就不怎么来劲了。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把闪腰侠、快刀张三还有肥客这种几乎是搞笑的角色硬加进来,其实已经说明制作组对于刻画人物的功力缺乏自信了。个人觉得人物里面刻画成功的,山楂算一个,电器行老板算一个(他不是人吧?),再要说的话可能要数大学教授了。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猫狗们基本都有25级上限这一设定。这直接造成了前期的作战悍将——大米,在后期基本只能当龙套。这种由主角一下子沦为配角的感觉挺让人不爽,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旁观者。所以我玩到后面都提不起什么劲来。好在,剧情在进入到和玩具打仗一段之后,很快就结束了。算是有先见之明吧。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是虎头蛇尾。反正我觉得这个蛇尾挺好。

  在电影院背后的DOMO工作室里面,有人对解析度的问题稍微作了一下检讨。估计是因为高解析度的引擎还在开发中,怕引起不稳定,也怕跳票,所以还是沿用了旧的ModeX模式吧。这样的选择也许会引来某些人的不满,但是我是赞同的。卡通形象用低解析度的画面来表现也是有一番特殊的味道的。而因为有所取舍所以得到了更多时间来保证质量的高解析度游戏引擎,就带给了我们两个2D时代RPG的经典,——几乎可以说是顶峰之作的轩辕剑三和天之痕。
  前些日子把这个游戏翻出来重温了一下。一来补一下以前玩硬盘版没有看到动画的缺憾,二来也怀念一下当年的日子,那些无忧无虑,充满幻想的日子。

2008年3月9日星期日

上海租房记(六)

  昨天的找房成果其实很不好,去世博家园那边基本白跑。所以今天只有继续未尽的事业了。

  首先去打浦路一带看了看——不得不承认,走路上班的诱惑力还是有的,所以我还是对浦西抱有一定的幻想。打浦路上的和邦的MM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带我去看了中山南一路上的一套房子。
  听说是中山南一路上的,我感觉就不太妙。靠着高架应该会很吵吧?不过如果室内不错也可以考虑。而¥1600对于今年的公房来说也还算是正常价位。
  这次又是因为钥匙的事情耽误了很久时间,貌似大的房产中介都是到处“调度”的。打开房门我就失望了。好旧啊!像仓库一样的感觉,我仿佛用眼睛都能看出霉味儿来。隔壁的一个年轻人也来看了看,貌似他也想租,我看他自己的屋子也挺旧的。这样的屋子还要¥1600?租得出去才怪!卫生间没有装修,厨房的地下也没有装修,屋里还堆着据说是房东的老人留下的“遗物”(老家具)不肯搬走,……算了,饶了我吧!

  还是只有去昌里路上看看。还是到了云台,这次选了一个小中介,我想小中介应该会有一些比较当地的房源。中介的阿姨说有一套¥1600的房子,装修过才两三年,很新,全配,很不错。只是房东要求中介费由房客负担。什么房子这么牛啊?看看去。
  房子外面看上去比我现在住的要稍微新一点,当然也是六层公房,连大门上的机关都类似。不过楼道里面的感觉要不同一点,怎么说呢,空间阔一点,但人味儿也要少一点。房门好不容易打开,果然,挺新!
  家具是整套的,成色相当新。电视比较老也比较小,冰箱没看,比我现在这个要大一点。洗衣机和空调没有,中介说房东会配。让我比较满意的是卫生间装修挺好,都贴了瓷砖,有浴霸,还有浴缸。要是热水器是用电的就更完美了!厨房细长形,装修感觉一般,不过厨柜什么的都还挺新。还有一点挺好的就是这户房子有一个正二八经的客厅,和一个还算不错的阳台。手机信号也不错,虽然没有床垫,不过从我这边看来,在质量上算是过关了。
  房东连中介费都不愿意出,想必肯定是无法讲价钱了。估算了一下,多出来的¥560元中介费,其实就相当于每个月多了¥50元的房租。¥1650的房租刚好也在我预算的临界值上。
  不过矛盾又来了,我明天晚上就要去北京出差了,而现在天色也不早了。要下决定的话就必须马上下,但是根据我一贯的经验看来,凡是仓促之间下的决定,通常都会后悔。想想还有一周多的时间可以继续找,我还是决定等出差回来再说。一来自己回去想想,是不是真的喜欢这房子。二来,起码给自己多一点时间来处理这个事情,免得遗漏了什么让自己后悔。

  本来还想看看其它中介的房子,但转念一想,就算满意了我也定不下来,还不如不看。万一看到了非常满意的,那不是郁闷得要死?
  于是,今日便作罢。

2008年3月8日星期六

上海租房记(五)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例假来临时。

  哦,不,是租房时,哈哈。不过这个比例假还麻烦!由于莉莉在浦东,也由于对现在这个房子也不是特别满意,所以我决定换房,也就是又要去到处求租了。
  房租会涨这几乎是肯定的。不用去看行情我就已经有这个觉悟了。房价又涨了一年,而牛奶、食用油这些更是涨得都快买不到了,完全没有什么理由指望房租不涨。不过,看了附近的租房房源情况之后,还是有些失望。一千八都只能住那种公房了,什么年代啊?
  也罢,反正也没怎么打算在附近找房子。于是,我搭上了开往三林世博家园的隧道一线的班车。

  之前对世博家园在哪里还没什么概念,只是从名字上看知道在浦东三林附近。实地走一趟才知道,原来离莉莉上班的地方也挺近嘛。看看周围几乎都是新修的房子,嗅着雨后的空气,我点了点头——在这里也不错。
  新房子很多,中介却不怎么容易找。转来转去终于被我找到了(中介一条街)。推门进去,一黑小伙在听一大婶唠嗑。貌似大婶想把自己¥1400租的两室一厅再给分租出去,一个室租550,半个厅租450——黑呀,二房东哦,自己也是房客,怎么能这么黑呢?
  黑小伙貌似很忙,于是推门出去换另外一家,俩小伙。一问,说有,一室一厅嘛,¥1500。然后用电动车驮我去看房。房子还被一穿着睡衣的女人(夫妻)住着呢,原来是替房东登记的。据说还剩一月余的租期,如果我真要的话可以和房东协商搬出去。我看房子装修还行,但是室内堆得乱糟糟的,感觉不怎么好。而且室内的手机信号也不好,这就和我的要求相悖了。想想这么远的房子还要这个价钱,还是算了。
  又换了一家中介,阿姨。阿姨说只有¥1700的房子啦,否则就只有毛坯房了。¥1700也行,问问看?阿姨一通电话,对方居然查我户口,然后说只借给外地人(上海人虚伪啊,租说成借,就算是地方习惯,始作俑者也很虚伪)。切,心里给一个中指,走人!
  回过头去瞧黑小伙的店,还是门庭若市,果然是占了地利啊。罢,想想这边的房子差不多也就是这样:离市区远,装修差的我瞧不上,装修好的又贵死感觉不划算。还是走吧,去别处看看。

  再坐隧道一线回头,这次选在公司和莉莉之间的昌里路一带。其实这里才是我计划中的目标。可惜天色渐晚,而且雨又再再再一次地下了起来,于是直奔云台那边的21世纪房产。
  接待我的小伙子,很热情,很主动,不愧是大店。不过对业务就不是很熟了,让我等了很久才联系上房东。后来用电动车载我去看房的时候,又因为钥匙出了差错白跑了一趟。其实如果是照他说的:¥1400的上南四村的新装修房,应该是值得看一看的。再说吧,今天太晚不想折腾了,留电话回家。

男人洗PP吗?

  和莉莉的聊天,在快结束的时候恰好引到了这个话题上。时间关系,没能展开,也没能充分论述,给问题本身留下了诸多悬念。不过我也由此发现了男人和女人,以及南方人和北方人之间的观念差异。
  好奇之余,去网络上搜了一下,发现如下现象:
1.北方男人多不洗,南方男人多洗,据说沪宁杭这些地方的多洗;
2.结了婚的男人一般就算不洗也会被强迫要求洗;
3.洗与不洗的观点基本对半开,洗的略多;
4.没有任何专家出来就此问题作权威性的解答,也没有任何主流媒体哪怕是提到过此事;
5.多见于“百度知道”等地带,女性话题区也多见此类帖子或调查。多见女性对男性的“控诉”,偶见男人对洗PP的BS,也偶见男人对不洗PP的BS和对自己具备洗PP的“高尚”行为的“自豪”;
6.能搜到此类信息的总量并不多,Google上也不超过三页。

  前两点体现了目前基本的阵营情况。当然,女人们的阵营就不言而喻了。
  第3点大致体现了目前的民意。总的来说,就是对半开。这也说明南方和北方在势力上应该基本均等。略多的那部分,可以理解为部分已婚男人的倒戈。
  第4点,充分说明了这只是一个个人卫生习惯问题,或许都算不上,只算是纯观念问题。没有专家来作出解答,要么说明此问题一边倒,不屑一答,要么说明五五开,难以有一个是非明确的说法。从民意的情况看,显然不应该是前者。
  后两点则体现了此类问题在众人心中的不确定性。由于不明白别人的情况,所以以帖子或调查等非正式的方式抛出。也由于不确定,难以回答,所以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或无视。

  就个人而言,认为还是站出来说两句比较有帮助。以下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
1.生理结构,决定了男人不洗,或者说不天天洗PP是不至于损害自己的健康的;
2.会不会损害他人的健康,就不好说了,个人认为是会的,所以有些已婚男人会倒戈也是可以理解的;
3.读大学期间,即使是南方来的校友,也似乎没有见到洗PP的。也许是难为情,也许是入乡随俗,也许是偷偷洗了。但总之可以断言,不洗的绝对不是少数,当然也不会是绝大多数
4.其实男人要洗的不是PP。问题是这活儿也不能像洗脸洗脚那样端盆水就可以洗,特别是集体生活的时候。要是躲进厕所洗的话……,你既然都进去了,干嘛不洗澡呢?
5.天天洗澡,还需要洗什么PP?其实我认为肚脐也很脏,是不是也应该专门洗洗?
6.没条件的时候,全身都可以不洗,还洗什么PP?不干净归不干净,不干净的时候就别去做干净的时候才能做的事就行了。一个爷们要是一天不洗PP就浑身不自在,打仗怎么办?
7.其实更应该洗的是鼻腔,这个习惯其实倒不错,各类医疗信息中都有推荐,应该说是相当权威可信,却貌似少有人去做;
8.长痔疮跟洗PP有关系?痔疮犯了是要洗,那是要用KMnO4来洗的。倒是平时洗PP要是下手重了可是要得痔疮的
9.做事情的目的要搞清楚,搞成洁癖还拿出来炫耀就没意思了。吃饭的目的是填饱肚子,睡觉的目的是休息身心,倒是少见人炫耀自己爱吃饭爱睡觉的。

2008年3月5日星期三

Anyone Can Cook——《料理鼠王》

  简单地说,这是一部不错的动画片。
  一针见血地说,这其实是一部青春励志片。当然,还有爱情片的成分在里面。
  不过,《料理鼠王》将上述因素融合得不错。——励志片的剧情,加入爱情的成分。但又不太重,除了一个吻和一次飚车,没有太过浓重的渲染。而柔和优美的画质,对动物表情的成功塑造(对人的表情塑造得比较失败,动画片果然还是适合卡通形象一点),加上负责的配音,以及一些带着些许美好愿望的对现实的夸张,让人在欣赏剧情的同时,也不会忘记这是一部动画片。
  赞美的同时,还是有一点瑕疵需要指出。片中主人公Linguini的母亲为何要在介绍信中写道不要告诉他遗嘱的事情?没有任何铺垫和交代来解释这件事情。也许是不希望这种事情成为他找工作的障碍?但是实际起到了什么效果大家也都看到了。而该母亲也刻画得如同空气一般,结果就造成剧情的戏剧化。太过戏剧了,人为痕迹很浓,不能不说这是情节安排上比较失败的一点。
  Anyone Can Cook,我也觉得我能,不过就是懒,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