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5日星期日

出差前夜的独白

  本来说出差去北京,周三就走。可客户那边会议的议程一直定不下来,于是便拖了一拖。还好等了他们一下,最后居然推迟到了下周一、二。这样我就没法给女朋友过生日了,真是郁闷。
  升职以后,便慢慢地忙了起来。本来应该增加的主要是管理方面的工作,不过周四周五的工作还是陷入了编码之中。想一想自己身上还堆了很多事情,出差回来也有得忙。不过现在的忙不会瞎忙了。先定计划,按照计划一点一点来,起码不会每天为了将来的事情烦恼了。
  周日晚19:32的京沪快车,周一便要投入工作中。周二开会,按照头的指示,恐怕工作内容只是“吃吃水果”。真正的考验在周三,不过到时候我会带上一个小弟一起去。无论帮不帮得上忙,哪怕是仅仅观摩我的工作,但有个人陪一下也会多少做得开心一点。唯一有所期望的,就是这三天之内不要发生什么导致我出差期限要延长的“突发事件”,这样我下个周末便又可以期待和莉莉的见面了。
  火箭又输球,六连败,打得也不好看,不胜一场的话我已经没心思看球了。

2007年11月20日星期二

又要出差到北京

  上周五刚回来,只过了一个周末,昨天上班就被领导叫去谈话。除了要升我职以外,周三晚上又得上北京去。
  说是升职,其实是要我开始转做管理了。我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过没料到这么快,我还想偷两年的懒呢。今天正式当众作了宣布,我的新头衔是“研发部副经理”,大致就得要负担一些内部管理以及项目经理的职责了。好在是副职,所以对外的一些事务还是头出面去办,我也乐得还有一面挡箭牌可使。家里人对这次升职都还是比较高兴,估计过春节的时候会去亲朋那里吆喝吆喝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儿子就是用来长脸的。
  连接出差到北京,有点吃不消了。衣服这次得准备周全,起码不能只准备一天份。而且寒流之后的北京上次回来那天就已经领教过了,那风儿刮在手上就真跟刀子似的,防寒的工作也得做齐备了。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我倒不怎么担心,反正命只有一条,爱咋整咋整。不管怎样打击我都可以,只要周末能回来就OK了。

2007年11月9日星期五

出差,偷网写博

  出差在外地,突然起了写博的念头。其实现在头脑已经很迟钝了,很想睡觉,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现在这个点才刚刚开始吃饭而已。……不管了,先写自己的吧。

  周三的时候,正在为周六(?)的会议和当天的午餐而发愁的时候,头跑来,有点为难地告诉我又要我出差了,而且是今天晚上就走。这下倒好,该发愁的事情也不用去想了。回家好好地洗了个澡(幸亏,不过也是经验),然后把第二天的定投资金料理好,带上笔记本和一点衣服就走了。每回第一次出差总是习惯性地准备很多东西,结果到头来也用不上,现在索性简单化了,反正头说延期的可能性很小(!)。
  到了火车站,还有四十分钟的时间发车,于是钻进KFC吃起海产品来。吃着吃着发现时间越走越快,颇有些魔幻色彩,于是草草地把三文鱼块倒进嘴里,抓起色拉的盒子就开跑。好歹算是没有重蹈成都的覆辙,在车上刚开始解决剩菜,站台便开始动了。
  对面上铺一个老头(其实也没那么老)很爱讲话,不过我们三个不太爱搭理,于是自个抓出笔记本跑到车箱头看片(毛片?)去了。两个下铺都是东北姑娘,口音特征显著,尤其是听到她们在聊“小蜜蜂”(一只小狗)的时候。一边发短信,一边看《Effective C++》,一夜居然睡得还不错,醒了很多次,但每次感觉都还是睡着了。

  北京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冷,于是没有变装。临下车前为了偷两盒牙刷和一双拖鞋,以致于动作过慢,引来列车员小姐的BS。一路向前,出站前小心加谨慎,票总算没有被抢。去第二家KFC上了厕所,然后吹了一杯红茶,咬了个蛋堡,算是早餐了。
  基于“国家安全”的理由,也出于本人的主管意愿,工作上的事情就不提了。
  晚上在办事处内居然抓到了附近某个弱口令的TP-LINK无线AP,好运啊,可以免费上宽带了,尽管只有5.5Mbps。

  第二天又是一通瞎忙,忙得没看股票也没来得及发什么短信。而且还意料之外地得到了一个坏消息:得在北京呆到周一或周二才能回去了。要是只是呆呆,倒也乐意,不过还有棘手的事情,麻烦!
  北京有车的人真XX多,活该堵车。

  看完了《Effective C++》,忘了大半,记得的也是自己已经知道的。看来学习真的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辐射中文版正在进行中,不过现在进入到练功时刻,兴趣缺缺,改为看攻略。回想起来,二代虽然和一代几乎是用的同一个引擎,但改进和增强之处确实也对得起一个二代之名了。翻着qiao的攻略,回想起“粉红鱼雷”……,期待在美好的心情中昏昏倒地,不,倒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