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7日星期二

牺牲的代价

  很吃惊地得知还有押钞员把储户爆头这样的事件,看来的确是落伍于时代了。近来似乎这样的“不公”事件连接出现,充分凸现了社会矛盾。近者如上次提到的“重庆钉子户”事件,远者有多如牛毛的上访案件。这不是还在打造“和谐社会”么?怎么我们的社会还这么不堪,这么万恶么?
  媒体的力量,在此得到了彰显。同时彰显的,还有它的特点。媒体就是一个放大镜。小的问题,媒体一报道一扩散,就是大问题。不为人知的事件,一经宣传,也就天底下莫不沸沸扬扬了。虽然我们周围的社会还有诸多不如意,不过倒也不似听起来那么恐怖,否则可真是要出乱世了。
  重庆钉子户的事件,我不幸猜中了结果。——当局不会让钉子户继续“钉”下去,最可能的结果是该人家得到一些实惠,作为交换,他们要表现出向“公众利益”的妥协和让步,房子还是得拆。政府的思路很明确也很实际:无论如何,稳定第一,我有什么对不住群众的地方,我后面再改,但不能让矛盾激化,双方都要顺利下台,必要时可以牺牲一点既得利益“安抚”一下当事人。我的表述有些露骨,不过对于现任政府的执政能力,我还是有些褒意的。不管怎样,能够有这样富有弹性的处理事情的手腕,虽然脱不了本国传统的一些烙印,但终究是相当不错的进步。
  但是,房子拆了可以巨款补助,人死却不能复生。这次的事件,比钉子户更不好处理。从这个角度考虑,弄出人命就是下下下策,领导们恐怕恨死那个乱开枪的白痴了。当然,不管这件事最后处理成什么样的结果,有一个结果是一定可以预见的。以后关于押钞员、枪械弹药的管理一定会更加严格,银行、金融中心、运钞车等的规定一定会更细致更落到实处,储户也应该不会被再爆头。就如同钉子户事件之后政府一定会对拆迁补偿安置更加注意一样。
  原因很简单,现在社会既没有革命理想支撑,又没有阶级斗争可以进行,改革开放也这么久了,与国际上也没有了太多的信息门槛,要想维持和平稳定和发展,就一定要靠柔韧的执政能力才行。不客气地说,现在的中国,虽然还是农业、工业、信息化社会三代一体,但是主要掌握话语权的人群已经现代化、国际化了。治理这样的国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关起门来瞎折腾,连“摸着石头过河”都不允许了。社会是一个复杂的有机体,由数不清的制衡关系维持着动态平衡,必须小心且烦心地仔细去管理。已经了解到这一点的现任政府,是不会再去走回头路的,他们也回不去了。
  这,就是牺牲的代价。可喜之处,是相比五十年前,牺牲终于能够换回来一点能够积累的进步了。可悲之处则是,我们的改进为什么就不能走在牺牲前面呢?难道在荆棘之中开辟的道路,就一定要用尸体铺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