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5日星期日

上海租房记(一)

  工作基本敲定之后,开始在上海找租住的房子了。
  因为目前还不想去拜托中介,因此主要在网上搜了一下,所得不多。上海似乎没有一个比较集中比较权威的房产(租房)网站,给人的感觉比较零散。好歹算是凑齐了一些信息,都是合租信息。只能说上海的房子确实贵,800元在重庆可以租到不错的两房一厅,在上海连合租单间都很困难。用电话联系了之后,便出发了。

  第一处房产,位于瑞金南路和肇嘉浜路的交叉处。这个地点离我上班的公司很近,约只有十分钟路程。周围的招商银行、麦当劳、必胜客等,也会让我的生活相当方便。
  接电话的是个MM,北方人口音。我以为是某房客,没想到是房东。声音倒是比人更有吸引力。五房一厅,房子本身装修一般,勉强算中档吧。该有的配置基本上倒是都有了,空调、冰箱、洗衣机、彩电、宽带、床。我要住的房间还有一个阳台。但是开价1800,还价到1700,还是觉得有点高,毕竟是合租。而且卫生间比较小,合租的人却不少,到时候可能会有令我不是很爽的情况发生。我说明天给她答复,心里想可能还是算了。

  第二处房产,离得不远,在小木桥路上。比我从地铁站去公司稍远的距离。路上遇到一个老外用中文问我路,我还是只能回答不知道。
  还是MM接的电话,不过这回是房客中的“管理员”,反正否认自己是“二房东”。同样是五房一厅的套间,厨房也改成了居室,MM本人目前就“委身”于此。我要住的房间现在还有人,要4月20日才能腾出来。如果我能够呆在MM现在住的这个小“厨房”内,那么4月9日就可以住进来。
  看房间的时候,给我的印象相当不好。现在住的是一个男生,邋遢,非常邋遢。打过招呼之后半天才开门,屋里开着空调,热烘烘的。还在抽烟,地上、桌上不知道是烟灰还是灰尘,总之看起来就像乞丐的屋子。电视机也扔在地下,电视柜被他拖到床边放便携,上面乱堆着一些东西。我心想,难道男人就一定要恶心到这种程度?那我还是变性好了。
  出了门,和“管理员”MM商谈房租等事宜。这间房要我1100,而那个小厨房900给我。言谈之间,MM对那个邋遢鬼也相当不满,表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想让他继续住了。据说他把外面的卫生间搞堵过两次。把卫生间搞堵?他往里面扔什么啊?安全套?恶!
  因为时间不凑巧,加上第一印象过于恶劣,可能我最后还是不会住这里了。无论如何,我等上十来天的成本也不小。到时候如果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再说吧。

  第三处房产,在万体附近。万体就是上海万人体育馆的简称。联系人很热情,似乎很想我住那里,但带我看房的是一个胡子男生,也是目前住在这里的房客。
  这套房子是普通的两房一厅。厅比较小,就摆了一个冰箱。有厨房,而且厨房还比较大。卫生间的条件比较差,在我这里可能只能打40分。我的房间还算干净整洁,景观、面积都还好,也有宽带。但衣柜是那种有些年头的木衣柜,应该大过我的年龄,比较老旧了。房子的价格是1500。
  胡子老弟是自己租下来的,——我怀疑这房子应该不到3000吧?他租约七月份就要到期了,我的这个合租也就是他当二手房东,我直接拿钱给他。在这方面我是有点不放心,如果到时候他不租了,那我要不搬走,要不就要整租下来,无论哪种情况都比较麻烦。而这种情况的好处——房租月付,对于我来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我最后告诉他两天之内给答复,也是不想当面拒绝给他那联系人朋友难堪。

  呼,折腾到九点半。地铁四号线居然收班了!本来五元的票就可以回来的,现在得一号线转二号线再转公车。大概是因为比较晚的缘故,差点没把我从公车上给挤下去。知道了收班这回事,下次就不会了。
  明天计划找找单身公寓。厅对我没什么用处,所以单间配套或一房一厅的户型对我都可以接受。合租虽然会便宜,但是还不够优惠,缺点对于我来说却不少。我想除非遇到相当不错的室友,否则还是自己单租吧。实在不行,考虑自己买单身公寓了。面积小点一个人住就可以,十几二十平的贷款下来应该还不会很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