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4日星期三

周萌萌与帽子

  国家荣誉
  我曾问过我爸,“国家荣誉”它是个什么东西?
  如此急迫的发问,自然是难以得到满意的回答。然而,我并不是真的不知道。会这么问,只能说明,它又开始让我迷惑了。

  田叉叉和周萌萌的事件已经过去数月,如今事态演变成为周父和狗官们开始狗咬狗。实话实说,事件无论当初还是如今,我丝毫不会对周萌萌以外的任何人有什么同情。当官的固然不是好东西,和当官的和平共处了那么一段时间的周父也不会是什么出污泥而不染的货色。如今才来扮可怜兮兮的受害者,无非博取他人乃至媒体的倾向性。只可惜了真正有些本事的美女没球打。
  天底下有一些事情,其实不是像人们所想的那样,谁输谁赢一定会有个胜者。有可能大家都是受害者。正如同那华丽的“双赢”有个叫“双输”的兄弟一样。然而,若设身处地,又很难任意评说当事人的不是。造化弄人,天意如此,仿佛一个怎么也解不开的局。

  既然是局,我也就不再关心了。然而,不舒服地又看到了天空中飞过一些帽子。损害国家荣誉,不爱国,何其壮丽的大帽!让我这个“非国民”也不禁战粟了起来。
  拜田中芳树中毒症所赐,我对“国家”一词从来是不感冒的。民族自豪感和自尊心我还勉强有一些。看到同胞做出了不起的事情我会高兴,若有华人做了丢人的事情我也会脸红。可是,这与国家何干?
  是了,“国家”是权力机器,所以对于掌握权力的人来说才是有用的。更郁闷的是,某些狗官,自以为可以代表国家,给别人乱扣帽子,全然忘了他们有没有这个资格?要说别人不爱国,就好像指责街上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不爱他女朋友一样,荒唐且可笑。“爱”如果可以证明,我看大家也就不用爱得那么辛苦了。
  因为我一直觉得什么“金牌榜”、“奥运战略”等东西过于可笑,所以对于什么丢了奖牌之类的事情完全不予理会。也许有人会认为这种事件是对国家荣誉莫大的伤害,但是也有人和我一样完全无所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就如同有人认为秃顶不雅而有人却很欣赏一样。只要不是所有人都一致认同的事情,就请别拿什么“国家荣誉”来说事!国家是什么?国家是一个管理机关,管理什么?管理社会契约。我并没有把自己的价值取向作为契约内容交出来,那么就不能把它收归公有。简单地说,觉得脸上有光或丢脸那只是你个人的感觉,不能因为你是官就能强奸所有的民意。我倒是有些害怕,万一哪一天有狗官宣布男人在大街上走是有损国家荣誉的行为时,谁来维护我的正当权益!?

  实在是很恶心扣帽子的行为,也很不齿爱玩扣帽子游戏的人。如果说只是某些狗官倒也罢了,偏偏网络上还有一些苍蝇跟着瞎嗡嗡。奋力挥舞拍子之余,写下了上面的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