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4日星期三

坏掉的光盘及其它

  因为Office 2000不幸神秘地坏掉,于是开始寻找起了自己的Office XP光盘。
  其实用FTP上的安装文件是很方便的。无奈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总是觉得用光盘来安装会比较顺心。好在我近期刻下的CD-R都是集中放在一起,很快便发现了目标。
  银白色的正品SONY 80 mins CD-R,上书的黑色字母正是不才的手迹。刚准备将盘放进光驱,突然发现读取面已经“花”掉了一大片。考量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敢拿它进行安装。因为介质问题躺在我电脑桌上的问题盘片,已经不是一片两片了。
  好在我还有备用的同内容盘片——小心谨慎是我大部分时间内爱遵循的风格。在软件安装的过程中,我拿着那“花”得算是废掉了的盘片,玩弄着,同时试图回想起它的过去。

  ……
  每个公司,似乎都有一些人会成为爱借别人物品的人,当然,也就有些人会成为爱被借物品的不幸的人。大概是一种生态圈。物品种类丰富、整理充分、维护良好,却又有着爱与他人方便的“善良”意识,于是就很容易地成为他人的公用物品仓库。而老是找别人借东借西的人,不用说,准是那种丢三落四却又小气爱算计的家伙。不过,也不排除有那种抱着“别人的东西不是用来借的那还能做什么”的念头的恶魔。不过很不幸,在下是属于公共仓库那一类。
  并不是自我吹嘘,但是单论办公室最常用的物品——笔,我是被借得最多,同时也是归还率最低的衰鬼。另一种被借次数很多的物品,就是光盘了。

  通常,“电脑水平低下者”,在我看来,是指那些知道用电脑去瞎折腾,惹一身的病毒、木马、流氓软件,却不知道如何预防和恢复的家伙。有俗话说:“半壶水响叮当”。又有更恶毒一点的评价:“会叫的狗不咬人”。面对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借Windows的安装光盘,尔后半小时后又来借Office的家伙,我实在是找不到好气。恍惚之中,仿佛看见此君脖子上赫然安着一只叮当作响的水壶……
  想起来了,那张损坏的Office XP盘片,就是借给了他。时隔数月之后,再回到我手中时,便赫然多出了许多划痕。情形之夸张,纵使拿盘面来擦皮鞋也不过如此。我真的很想问他究竟拿它去干了什么事情?无奈坏也坏了,问出原因也很可能是编造的,再说知道了真相也无法挽回。我倒是暗自庆幸自己当初刻完CD-R之后并没有把映像文件一删了之。
  自那天之后,“光盘撤离计划”便开始制订并实施。我放在公司的个人光盘片被陆续带回家中,从而逃离了以后可能会遇到的魔爪的摧残。但凡再有人来求借,我可以不用脸红地就加以拒绝。所谓“因祸得福”,此其一也。

  人总是自私的。虽然并非人人都如此,但是那些准备“无私”的家伙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不适合生长在这片培养基上,就如同金色葡萄球菌在青霉菌的地盘上没有位置。
  这样想着的我,好似咽下了超过食道尺寸的药片。“好人”却居然好像是病菌,感觉很没有天理。然而也许天理和所谓的“道德”本来就是两回事吧?狼爱上羊很美好很温馨,但是那却实实在在地逆了天理!
  然而,抗生素也并非就是什么好东西。无论如何,我这个病菌算是有耐受性了。脸皮厚一点,也就不会露出里面的颜色。修炼得好的话,就算来自天敌的攻击也许都能反射回去呢!

  话说回来,坏掉的盘应该扔了。不过我发现拿它来当飞盘挺有杀伤力的。不知道那谁有没有脸皮厚到能受得住我这一击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