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8日星期日

“田中的理念”纠偏

  田中芳树是一个很爱评论的作家。据说他的文章中评论的篇幅占到了三分之一。若是真的话,这确实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因此,田中先生在自己的书中,是阐述了他的一套观点的。
  从实际效果看来,田中先生的政治理念,仿佛就是“批评”二字。就如同某些国人给鲁迅先生下的定义一致。骂,骂,骂完了再骂。就好像不良青年亚典波罗,总是站在“反对党”的角度来看问题,来发表意见。因此也带来了针对田中乃至“银英蜜”的批判,认为其思路其实是钻进了反对派的死胡同,悲观厌世,看问题太狭隘……
  我很遗憾,因为也许这些批评家和某些所谓“银英蜜”都没有读懂田中先生真正的意思。他并不是为了要骂政府,攻击政治制度和丑恶阴暗面而写下这些文字,他真正在意的,是所谓的“人民”。
  作为银英中腐败的民主制度的典型,自由行星同盟的特留尼西特政府,正是人民把他们选上去的。田中先生的意思很明显——幸福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但你们也可以把它摧毁。作为民主政治制度,它不像独裁政府那样容易犯错误,容易滋生病菌。但是这并不说明民众就可以懒惰,就可以把过错推得一干二净。有个比喻很有意思:民众们似乎总是等待着勇者出现去打败龙。成功了就赞美勇者,让他当国王,失败了就等待下一个,却并不想自己去做些什么。
  ……似乎和鲁迅先生的“看客说”很类似啊?同样是麻木的旁观者。田中先生表面上骂的是别的,但实际上是希望给社会打一针预防针。机体若是失去了威胁其存在的因素,就会逐渐腐化变质。他写的很多东西,看起来危言耸听,似乎想想世界上还有很多很美好的事物,并不是如此一无是处嘛。但是若因此而失去了对另一面的考察和警惕,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因为“权力”这个东西把世界导向单极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其实田中先生的一个中心思想正是在于——不要狭隘。一个社会要存在各种不同的声音,它才有可能健康。一个整齐划一的世界,就算是守序善良,那也等于是地狱般的世界。阿道夫希特勒,欧洲的中世纪,乃至我们的文革,无一不证明这个观点是正确的。骂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种地狱的出现,这也才是“反对党”存在的意义所在。清楚了这一点,便会知道,田中先生和鲁迅先生一样,都是会作永远的反对党的人。貌似狭隘,实则大无畏。试想,若是人人都能独立、认真、负责地思考,不盲信盲从,大概他们也不用骂得那么辛苦了。

  呵呵,也许我这种愿望就会被骂吧?记住,幸福都在自己手里,别偷懒,别把希望寄托在美好的愿望上。为了不被骂,好好努力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