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8日星期日

“田中的理念”纠偏

  田中芳树是一个很爱评论的作家。据说他的文章中评论的篇幅占到了三分之一。若是真的话,这确实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因此,田中先生在自己的书中,是阐述了他的一套观点的。
  从实际效果看来,田中先生的政治理念,仿佛就是“批评”二字。就如同某些国人给鲁迅先生下的定义一致。骂,骂,骂完了再骂。就好像不良青年亚典波罗,总是站在“反对党”的角度来看问题,来发表意见。因此也带来了针对田中乃至“银英蜜”的批判,认为其思路其实是钻进了反对派的死胡同,悲观厌世,看问题太狭隘……
  我很遗憾,因为也许这些批评家和某些所谓“银英蜜”都没有读懂田中先生真正的意思。他并不是为了要骂政府,攻击政治制度和丑恶阴暗面而写下这些文字,他真正在意的,是所谓的“人民”。
  作为银英中腐败的民主制度的典型,自由行星同盟的特留尼西特政府,正是人民把他们选上去的。田中先生的意思很明显——幸福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但你们也可以把它摧毁。作为民主政治制度,它不像独裁政府那样容易犯错误,容易滋生病菌。但是这并不说明民众就可以懒惰,就可以把过错推得一干二净。有个比喻很有意思:民众们似乎总是等待着勇者出现去打败龙。成功了就赞美勇者,让他当国王,失败了就等待下一个,却并不想自己去做些什么。
  ……似乎和鲁迅先生的“看客说”很类似啊?同样是麻木的旁观者。田中先生表面上骂的是别的,但实际上是希望给社会打一针预防针。机体若是失去了威胁其存在的因素,就会逐渐腐化变质。他写的很多东西,看起来危言耸听,似乎想想世界上还有很多很美好的事物,并不是如此一无是处嘛。但是若因此而失去了对另一面的考察和警惕,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因为“权力”这个东西把世界导向单极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其实田中先生的一个中心思想正是在于——不要狭隘。一个社会要存在各种不同的声音,它才有可能健康。一个整齐划一的世界,就算是守序善良,那也等于是地狱般的世界。阿道夫希特勒,欧洲的中世纪,乃至我们的文革,无一不证明这个观点是正确的。骂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种地狱的出现,这也才是“反对党”存在的意义所在。清楚了这一点,便会知道,田中先生和鲁迅先生一样,都是会作永远的反对党的人。貌似狭隘,实则大无畏。试想,若是人人都能独立、认真、负责地思考,不盲信盲从,大概他们也不用骂得那么辛苦了。

  呵呵,也许我这种愿望就会被骂吧?记住,幸福都在自己手里,别偷懒,别把希望寄托在美好的愿望上。为了不被骂,好好努力吧!

2007年1月25日星期四

我与TANAKA大神

  对于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喜欢足球的朋友来说,NAKATA这个日文发音应该是比较熟悉了。无论中田英寿还是中田浩二,背上都印着这几个字母。而颠倒一下,TANAKA,就是“田中”的拼读了。嗯……,要澄清一下,我在这里要说的“田中”,不是指某AV女星,而是有着“皆杀的田中”、“田中大神”之称的日本畅销书作家——田中芳树。

  第一次接触先生的作品,是高中时在拨号BBS上的无心之举。不知道是哪位fans上传了《银河英雄传说》第一篇到BBS上,冲着好像科幻的书名而去下载的我,也就因此而一脚踏入了作者布下的圈套,成了无数俘虏中的一员。
  我并不属于容易被SF小说吸引的人群。那种龙、圣骑士和魔法师或者外星战舰之类的题材我基本上不会产生太多的兴趣。不过田中先生的文章有着独有的魅力,慢条斯理地就攫住了我的心。我本来就偏爱言词尖锐的行文,鲁迅、柏杨等先生的作品都是我所欣赏的风格。田中先生的毒舌或许没有前辈那么火力十足,但是仿佛站位很好一般,一箭便要封喉,自己却仿佛置身世外,潇洒之余,一个字——“酷”!加之惯用的影射、反讽,在现今相声艺术逐渐沦为掌权者的马屁工具的情况下,着实令我入迷。
  然而,“田中芳树”这道招牌菜的调料,并不只有毒舌而已。高中时代穷于学业压力的我,也正处于世界观、人生观形成之际。对于之前对哲学、政治了解并不算深入的我,毫不夸张地说,田中先生的作品,可以说是我的三观启蒙教材。这也促使我之后的人生轨迹向民主共和者的道路直线滑落,并一步步沦为非国民。

  嗯,说起“非国民”这个词,尽管无从考证,但大概也是一个“日语风格”的词吧?记得以前有人批判过类似“读取中”这样的词语用法,认为是糟蹋了美丽的汉语的行径,并以此为根据把海峡对岸的同胞们悉数扣上了“亲日派”的帽子。然而,也有人认为把汉字改为简体字的做法,才是对祖上不忠。于是,烂帐一堆,我却懒得去算了。

  嗯,还有,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愤青”或“爱国者”,因为我对田中一口一个“先生”,再送我一顶“汉奸”的高帽子戴戴?已经自己承认是非国民了,当汉奸大概也是迟早的事,接下来大概就是痛骂祖宗十八代。不过《创龙传》中竜堂家祖训有云:“对于第一次见面而称呼不加敬称的人,等于是猴子的同类,不必理会。”我也无意反对这种观点。再说鲁迅先生也有一个藤野先生在仙台,想到这里我便不太在意帽子的事情了。

  言归正传,我以为,《银河英雄传说》作为田中先生最长最知名的一部作品系列,也是最能反映他的观点的代表作。在尚未成为“愚民”并思想定型之前,能够接触到这部作品,是我一生之幸。尽管我觉得它算不上什么“史诗巨作”,因为毕竟是畅销书,而且田中先生还年轻——也就意味着还有不少可以更好的地方。但是在这部书中,对于国家、民族、体制、政治、社会、民主、共和、自由、个人等方面的深层次的涉及,极大地震撼了我,进而开始在这方面进行探求和思索。可以形象地说,从此我的思维模式由二维变成了三维。
  一开始只看了《银英》第一篇,后来慢慢搞到了前六篇。在同学的帮助下终于看到了更后面的内容。而直到互联网普及,我才得以完整阅读所有十篇。可以想象,它既然能够点亮我心中的灯塔,也就能够对其他人有类似的影响。而统治者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开启民智。因此,此书,连带田中先生的其他作品,长期无法在国内以正版发行。除了互联网络,就只有以错别字和缺页著称的盗版书才能解我心头之渴了。
  随后,我便开始主动找寻田中先生的其他作品。除了《银英》,最先知道的是名气最大的《创龙传》。然而我前期似乎并不喜欢其中的动作场面,因此基本上没有看进去。第二个真正吸引我的,是《亚尔斯兰战记》。类似于银英的设定,包括众多的人物,战争场面的描写,军师、勇者、谋略,还多出一点魔幻色彩,这些都是让我着迷的因素。可惜写到第十二部时,先生大概思维断路,于是迟迟没有了下文。

  后来,又陆续看过先生的一些中篇小说,很多都是基于中国古代的故事加以发挥而成。《奔流》、《红尘》、《凤翔万里》,还有再后来看到的《绞缬城绮谭》等文,其实都是取材自中国历史。我并不认为自己是“哈日族”,然而田中先生倒似乎是个“哈汉族”。对于中国的研究,包括历史、人物、神话传说,他的兴趣比许多我的所谓同胞还要来得强烈。
  我高中时曾写过一篇作文,其中观点认为日本人嘴上说喜欢我国的风景,谁知道是不是在觑觎我大好河山。然而,我并不认为田中先生有这种心理。看得出,他是真的喜欢。而且不仅对中国,也对波斯,对一切历史悠久的文明。也就是说,他其实是喜欢历史。从这一点看来,杨威利的的确确就是他的代言人没错。他反战,也大骂日本某些东西。骂官僚,骂体制,骂军阀,也骂一些国民的劣根性。我想,不应该狭隘地认为他是个日本人。他只是生在日本长在日本,但公正一点地评价,他只是个有良知的人而已。
  也因此,有很多人喜欢他,也有某些人不喜欢他。我在想,他的文章里面影射现实影射得那么露骨,那些被骂的人大概对他真的是切齿痛恨吧?不过,曾经令我很困惑的是,尽管他对于日本的言论自由、自由民主的伪劣性质骂得那么狠,然而这些文字却竟然可以发表出来!变成铅字不说,还让他成为一个那么有名的作家,书籍也那么畅销!相比之下,我国在这方面的情势我只能呵呵!

  再次言归正传。我被先生再一次撼动的时候,大概是看到了《药师寺凉子》系列的时候吧。我并没有看完。网络上只能找到前四部的完整文字,然而这些已经足够了。
  说句实话,我是真的没有想到田中先生会写出这类小说。滑稽搞笑,轻松诙谐,然而骂的也是最狠,丝毫不逊于借助超能力而为所欲为的《创龙传》。怪力女在这里变成了绝色美女,而且是女一号,头号主角。作品的背景,也是前所未有的贴近现实,接近普通人。当然,怪物们个个都不普通,否则不能成为《怪奇事件簿》了。
  要作一个田中芳树作品集最期待系列的排位,我首选本作。尽管走到半截正要进入高潮的《亚尔斯兰战记》、《创龙传》和刚开了个头的《灼热的龙骑兵》都很令人期待,但那每集一个独立剧情,并不靠情节吊读者胃口的《药师寺凉子怪奇事件簿》,却是我在以后的时间中最最想看到有新作推出的。无可否认,在本作中,先生的水平有了相当的进步(其实在创龙传后期作品中已经有所体现了)。不仅“不善于刻画女性角色”的弱点似乎大有好转,而且为了表现自己的观点而运用的手法也越来越纯熟。在看本作时,我经常是边会心地大笑,边摇头轻叹“这家伙骂人也忒毒了点”。男女主人公的感情戏份很淡,但尽管若有若无,起到的效果却胜似以往任何一部作品。无论如何,这也是我和不少fans共同期待的一条线索。

  好了,作为一篇谈感想和简介的文章,本文到现在字数已经溢出了。对了,正版的《银河英雄传说》第一篇终于可以在中国大陆的书店摆在柜台上正式发行了!那么,就以此好消息作结吧!愿我们的社会能一天天正常起来。

2007年1月24日星期三

坏掉的光盘及其它

  因为Office 2000不幸神秘地坏掉,于是开始寻找起了自己的Office XP光盘。
  其实用FTP上的安装文件是很方便的。无奈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总是觉得用光盘来安装会比较顺心。好在我近期刻下的CD-R都是集中放在一起,很快便发现了目标。
  银白色的正品SONY 80 mins CD-R,上书的黑色字母正是不才的手迹。刚准备将盘放进光驱,突然发现读取面已经“花”掉了一大片。考量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敢拿它进行安装。因为介质问题躺在我电脑桌上的问题盘片,已经不是一片两片了。
  好在我还有备用的同内容盘片——小心谨慎是我大部分时间内爱遵循的风格。在软件安装的过程中,我拿着那“花”得算是废掉了的盘片,玩弄着,同时试图回想起它的过去。

  ……
  每个公司,似乎都有一些人会成为爱借别人物品的人,当然,也就有些人会成为爱被借物品的不幸的人。大概是一种生态圈。物品种类丰富、整理充分、维护良好,却又有着爱与他人方便的“善良”意识,于是就很容易地成为他人的公用物品仓库。而老是找别人借东借西的人,不用说,准是那种丢三落四却又小气爱算计的家伙。不过,也不排除有那种抱着“别人的东西不是用来借的那还能做什么”的念头的恶魔。不过很不幸,在下是属于公共仓库那一类。
  并不是自我吹嘘,但是单论办公室最常用的物品——笔,我是被借得最多,同时也是归还率最低的衰鬼。另一种被借次数很多的物品,就是光盘了。

  通常,“电脑水平低下者”,在我看来,是指那些知道用电脑去瞎折腾,惹一身的病毒、木马、流氓软件,却不知道如何预防和恢复的家伙。有俗话说:“半壶水响叮当”。又有更恶毒一点的评价:“会叫的狗不咬人”。面对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借Windows的安装光盘,尔后半小时后又来借Office的家伙,我实在是找不到好气。恍惚之中,仿佛看见此君脖子上赫然安着一只叮当作响的水壶……
  想起来了,那张损坏的Office XP盘片,就是借给了他。时隔数月之后,再回到我手中时,便赫然多出了许多划痕。情形之夸张,纵使拿盘面来擦皮鞋也不过如此。我真的很想问他究竟拿它去干了什么事情?无奈坏也坏了,问出原因也很可能是编造的,再说知道了真相也无法挽回。我倒是暗自庆幸自己当初刻完CD-R之后并没有把映像文件一删了之。
  自那天之后,“光盘撤离计划”便开始制订并实施。我放在公司的个人光盘片被陆续带回家中,从而逃离了以后可能会遇到的魔爪的摧残。但凡再有人来求借,我可以不用脸红地就加以拒绝。所谓“因祸得福”,此其一也。

  人总是自私的。虽然并非人人都如此,但是那些准备“无私”的家伙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不适合生长在这片培养基上,就如同金色葡萄球菌在青霉菌的地盘上没有位置。
  这样想着的我,好似咽下了超过食道尺寸的药片。“好人”却居然好像是病菌,感觉很没有天理。然而也许天理和所谓的“道德”本来就是两回事吧?狼爱上羊很美好很温馨,但是那却实实在在地逆了天理!
  然而,抗生素也并非就是什么好东西。无论如何,我这个病菌算是有耐受性了。脸皮厚一点,也就不会露出里面的颜色。修炼得好的话,就算来自天敌的攻击也许都能反射回去呢!

  话说回来,坏掉的盘应该扔了。不过我发现拿它来当飞盘挺有杀伤力的。不知道那谁有没有脸皮厚到能受得住我这一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