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日星期六

凌晨时分的惊魂

  早上五点半,隐约听到爸妈回来的声音,还有炉子上天然气的火苗声,水声。突然,一切归于黑暗,爸妈的声音划破夜空,继而下楼远去。

  “抓贼,偷电线的贼……”

  喊叫声回荡在夜空中。还在睡梦中的我,心里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上半年,我们这栋居民楼内的电线据说被人盗割了,因此停了一天的电。我虽然不在场,但是因为老爸在EMail中描述得很详尽,所以也就如同亲临了。被惊醒的我,犹豫着要不要起来,最后还是恨恨地骂了几声,然后又躺下了。
  水还在滴,火苗还在响。不一会,外婆起来了,把它们关掉了。四周一片漆黑,我在等待楼下的动静传来。

  ……
  没有动静。外婆大概按捺不住了,和隔壁的人搭上了话。我知道我该起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我都不放心,别说她了。就算是为了安抚,也得出去看一趟。
  穿好衣服,带好钥匙、手机、电筒,刚出门,又回来抓了一把折刀防身。我心里盘算着,如果下楼找不到人,那么就朝派出所的方向去。希望不要下楼就看见楼下左躺一个右躺一个。呸呸!
  和外婆约定,我每隔十分钟打个电话回来。如果超过三十分钟没有电话,那么她就报110。打着电筒我下了楼,那个时候天色还真是黑啊,真的是伸手不见六指。在路上,我看到了被剪掉的电线,好粗!

  下到路边,老爸正站在出口。没事就好,我给外婆打电话报了平安。原来他们两个家伙追下楼没看到人,就让老母去联防队叫人。刚好老母也正好带着联防队员回来,于是让我把住楼梯口,他们一起去楼下看那贼有没有藏在什么地方。

  没有收获,只是在电线被剪断的下一层楼发现毛贼丢在地上的钳子,也是好大。好大一把,看来是逃跑的时候丢掉的。之前还猜测说会不会是楼内的租赁户干的,但是从逃跑时没有带钳子看来,应该是逃出去了。询问两侧街道上准备摆早点摊的人们,都说没有留意到有人跑出来,线索就此断了。
  打过电话给电业局之后,联防队员拎着钳子回去了。还好这次发现得早,没有让贼把线拖走,这样维修起来就不需要多少材料,会比较快一点。据我爸妈说,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发现线的PVC外壳被人剪开了。估计那个时候贼就躲在某处吧?等他们一走,又开始动手,这家伙胆也够大的!

  电业局中午才来人把线接好。据说是因为很多地方都有人盗割电线,忙不过来。看来,年底了,社会又开始不安全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