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日星期日

小小的气愤

  下午出门,到了临江门附近,因为时段,也因为路窄,感觉比较堵车。我坐在公车上,无聊地看着远处的车流。其实也不是完全堵死了,车行缓慢而已。临江门那里是个奇怪的十字路口,接受来自朝天门、解放碑的大量车流冲击,却没有立交,完全靠信号灯和人工指挥,所以流量相当有限。车流看起来是堵了,不过我觉得,等上两三个红灯,大概也就过了。
  重庆路窄,这是没有办法的。连房子都不得不修在山坡上。地盘完全是挤出来的。眼下这条盘山路,能扩到双向四车道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再挖下去就要山体滑坡了。此时,我这个方向的两根车道已经全是车辆,对面的两根道还比较空,因为下坡比较快,前面又没有信号灯,一路畅通。
  大家都没动,可视野中发现有一辆路虎在走。怎么回事?原来小样儿的在逆行!跑对面车道上去了。第一反应估计就是特权车辆。平时没怎么留心,今天实在是无聊,欠欠身望了一下车牌,还真是——成K 70011
  很是看不惯这些所谓的“军车”。又不是战时,也没有什么紧急情况,就算是个军牌,又有什么权力倒行逆施?我们辛辛苦苦工作,缴些税给所谓国家,就养了这样一群败类?我们养军队,是要在别的国家面前耀武扬威的。现在倒好,只会在自己老百姓头上拉屎拉尿,作威作福!

  等了两个红灯,公车挪动着来到了十字路口前。抬头一望,那军牌正好排在我们右前方。我觉得真是又好气来又好笑,没车你敢逆行,有种你冲红灯啊?看来丫不光欺压百姓,还TM孬种一个,欺软怕硬。我们就指望这样的军队来保卫我们的亲人啊?
  绿灯来了,军牌头一扭,奔商业街区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赶着去“洗浴”啊?果然是颇有“占领军”的风范啊!

  有人说,这有啥好气愤的?是,不该气愤,早该见怪不怪了,呵呵。

2006年12月2日星期六

凌晨时分的惊魂

  早上五点半,隐约听到爸妈回来的声音,还有炉子上天然气的火苗声,水声。突然,一切归于黑暗,爸妈的声音划破夜空,继而下楼远去。

  “抓贼,偷电线的贼……”

  喊叫声回荡在夜空中。还在睡梦中的我,心里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上半年,我们这栋居民楼内的电线据说被人盗割了,因此停了一天的电。我虽然不在场,但是因为老爸在EMail中描述得很详尽,所以也就如同亲临了。被惊醒的我,犹豫着要不要起来,最后还是恨恨地骂了几声,然后又躺下了。
  水还在滴,火苗还在响。不一会,外婆起来了,把它们关掉了。四周一片漆黑,我在等待楼下的动静传来。

  ……
  没有动静。外婆大概按捺不住了,和隔壁的人搭上了话。我知道我该起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我都不放心,别说她了。就算是为了安抚,也得出去看一趟。
  穿好衣服,带好钥匙、手机、电筒,刚出门,又回来抓了一把折刀防身。我心里盘算着,如果下楼找不到人,那么就朝派出所的方向去。希望不要下楼就看见楼下左躺一个右躺一个。呸呸!
  和外婆约定,我每隔十分钟打个电话回来。如果超过三十分钟没有电话,那么她就报110。打着电筒我下了楼,那个时候天色还真是黑啊,真的是伸手不见六指。在路上,我看到了被剪掉的电线,好粗!

  下到路边,老爸正站在出口。没事就好,我给外婆打电话报了平安。原来他们两个家伙追下楼没看到人,就让老母去联防队叫人。刚好老母也正好带着联防队员回来,于是让我把住楼梯口,他们一起去楼下看那贼有没有藏在什么地方。

  没有收获,只是在电线被剪断的下一层楼发现毛贼丢在地上的钳子,也是好大。好大一把,看来是逃跑的时候丢掉的。之前还猜测说会不会是楼内的租赁户干的,但是从逃跑时没有带钳子看来,应该是逃出去了。询问两侧街道上准备摆早点摊的人们,都说没有留意到有人跑出来,线索就此断了。
  打过电话给电业局之后,联防队员拎着钳子回去了。还好这次发现得早,没有让贼把线拖走,这样维修起来就不需要多少材料,会比较快一点。据我爸妈说,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发现线的PVC外壳被人剪开了。估计那个时候贼就躲在某处吧?等他们一走,又开始动手,这家伙胆也够大的!

  电业局中午才来人把线接好。据说是因为很多地方都有人盗割电线,忙不过来。看来,年底了,社会又开始不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