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6日星期五

问我如何看待克隆人

  因为一个游戏的缘故,在网上不小心看到了一场关于如何对待克隆人的争论。

  我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说出“应该把克隆人当奴隶来用”这样的话。这些人是不是觉得,只有爹娘呼哧呼哧搞出来的才算是上等人,而克隆出来的就是下等人呢?我相信这样的人必定是现实中那些在某些方面自认为优越感十足的人。
  我是对于克隆人持无所谓的态度的。我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因为某些原因鼓吹克隆技术,但也不觉得克隆有什么大不了的。也许是我没有“深入”地去思考里面的什么伦理、社会问题吧?但是态度这种东西不是本来就是一种感觉吗?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要说理由的话,其实都是后来找的。喜不喜欢,其实感觉最重要。
  一个人是爹娘干出来的,还是细胞克隆出来的,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以前我们不是还讲什么阶级出身吗?现在套上一个科技的外衣,就变成了对克隆人的身份歧视,其本质还是一样的。我不会因为一个人是农民出身还是工人出身而差别对待,自然也就不会歧视克隆人。
  但是,不能说我不会给人差别待遇。我会,但是其根据不是出身,也不是克隆或非克隆。这些是每个人都无法选择的,用这些做理由是不公平的。我会因为某个人道德水平低下或者表现出了令我厌恶的品质而鄙视他,但是这不能成为给某类人打上一个标签的依据。这一点,无论是对于克隆的问题,还是农民工的问题,都是一样的。

  有的人,大概是看过《第六日》的朋友,可能会害怕突然出现自己的克隆人把自己给取代了。不过,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的担心,那只能说明你科学素养太差了。会出现《第六日》中的情况,必须解决两大科学难题:
  1.记忆要可以移植,并且可以通过人工方式进行选择性的修改;
  2.克隆的胚胎要进行快速发育,这样才可能得到和本体同样年纪的副本。
  基本上,第一个问题还算是有可能解决,第二个问题的难度就太大了。那相当于加快某个范围内的时间流动,如果真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时光机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半了。所以,对克隆人会带来这样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也有的人,从伦理学上,担心克隆出来的人不知道该被称为谁。是本人?还是本人的弟弟?或者是本人的儿子?
  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现在包N奶的大款多的是,我觉得与其操心克隆人该如何称呼,还不如把N奶(及其子)之间的称呼先理顺了再说。现实中的伦理问题本来就很多,也没有看到谁大呼小叫。放在克隆人身上,呵,就成了大问题了?

  更多的专业一点的朋友,担心的是基因的安全。一来担心自己的基因泄密,二来担心人类的基因被肆意改造,三则害怕滥用基因技术做出什么怪怪的生物。
  这些担心,我认为是相对正常且合理的。但是,这和克隆人没有什么关系了。这是基因工程带来的问题,即使不克隆人,一样会出现这些问题。

  无所谓的态度,就是说,没有也没关系,有也没关系。总之,大家都是一样的,不是吗?谁没有一颗心呢?有时候很向往《阿猫阿狗》的那个小世界。木桶镇的居民们,知道电器行的老板是UFO,却因为其秃头而不愿意公开谈论这个,怕伤了他的自尊,多么善良的人们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