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15日星期一

关于职场性骚扰


  这次想说的,是一个老头的故事。

  这老头,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客户。因为工作关系,我和他有时候来往也甚密。为什么说“有时候”呢?因为他在福州,每半年时不时来厦门一趟。每次他下来的时候,就是我忙的时候。
  他有一个多年的助手,小T。女孩子,眼镜,模样一般,年龄不算小了,但喜欢表现得像小女生一样。以至于公司里有人称之为“爱装小的老女人”。我倒是不太同意这种说法。虽然她年纪不算小,但也应该还不到30岁。虽然嗲声嗲气的,但也还不算做作。这样称呼别人,狠了点。
  对了,还没有描述老头:快退休的年纪,一副呆子模样,特别是那高度近视的眼镜,一圈一圈地,真的就像漫画上的那种啤酒瓶底眼镜,不知道有几千度了。平时给人的感觉,是话多,啰嗦,认死理儿,倒是比较细心的人。

  去年夏天,他又带助手小T来厦门找我们公干。他每次来都搞得很急,很忙,不能拖的样子,于是我就只有晚上陪他们加班了。很晚了,公司里面别的同事都走了,要锁门了。我把值班同事的钥匙要了过来。这下,公司就只剩我们三个了。
  我坐在比较靠后的位置,老头和小T呆在前面的隔间。公司的隔间,都是用比坐着时眼睛稍高一点的高度的隔板隔开的。不过上半部分是几乎透明的,因此我还是能够一眼望到前面甚至更前面的座位上发生的事。

  接下来我就吃惊了一次。
  老头叫小T过来看电脑上的一个东西。他坐着,小T站在他旁边。大概是嫌小T站得不够近,他那手就伸出来了,一把搂住小T的大腿。我擦——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咸猪手”吗?居然会发生在这个呆子老头身上,这可与他之前给我们的印象差得太远了。我正在怀疑,丫是不是太过专注于工作而不小心把手放到了这个位置的时候,我清楚地看见,小T躲了一下。似乎是在避开他的手,就和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然而他又一把揽住,而且力度十足,仿佛在说:“你躲什么躲!”,动作的“语气”,似乎不容置疑。我终于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了!

  几秒钟之后,我看见他把手拿开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突然想起,后面的我可能会看到?我还真是凑巧看到这一幕。不过也许他平时就揩了小T不少油,只是因为我和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所以无从得知而已。但是,无论如何,他的这一把,就将他在我心里的形象击了个粉碎,然后重新组合起来,分明是一个色老头的模样。

  后来,小T慢慢出现得少了。我倒是一直经常听到老头教训小T,而且是当着我们的面教训,说什么你要转成正式编制,就得好好干。言外之意,不言自明。我很惊讶小T居然还不是什么正式编制,她都可以进她们单位的机房去折腾了。当然,对于什么公务员、聘任制、事业单位编制,这些莫名其妙的名词,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小T有求于老头,所以才对他默默顺从。“咸猪手”事件之后,我觉得那不是顺从,而是忍辱负重了。然而,既然看起来是各取所需,我也就不好说些什么。
  再后来,老头又带来了一些别的助手。数目慢慢多了起来,姿色也更好了。我实在是无兴趣揣度那背后的故事。我相信,老头应该就只限于占占便宜而已,闹大了他也玩不起。这种事情,在他们那种政府机关,应该多如牛毛才对。也许,只是我这个技术宅大惊小怪罢了。那可是潜规则盛行的地方,藏污纳垢,正常得很,实在是没必要激愤。我也很理解:他们那种监察部门,不可能去找小姐,也不可能去包二奶。因此,来点轻微的职场性骚扰,相比起某些政府官员,已经是很克制了。

1 条评论:

  1. 写得很好呀。为什么你们的逻辑都这么清晰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