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30日星期二

《间接伤害》观后感


  又看了一部,这是以前没有看过的。讲消防员为报妻儿之仇,深入哥伦比亚找恐怖分子算帐的故事。

  还算是阿诺的风格,虽然不是杀人无数,但也是强悍依旧。在被恐怖分子拿住关起来的时候,一个人戴着手铐力敌三个持械悍匪,看得我也是捏拳叫好。

  不爽的地方,在于整部片子没有什么女主角——又是典型的阿诺风格。算得上女主角的人,最后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反派,而且还死了——我最讨厌这样了。你个烂导演,就是让她好好活着,不需要搞那些接吻床戏爱情男女之类的也可以。我最讨厌杀女人了。

  学到一招,油可以让粘胶带或橡皮筋慢慢出问题,所以可以用来制作简易的延时装置,呵呵……

2006年5月29日星期一

《魔鬼总动员》观后杂感


  很老的片子了,但是在阿诺的片子里面算新的。中学时曾看过一次,最近在看阿诺全集,因此也连带一起再看了一遍。这部片子(连带小说)是以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变来变去,让人摸不着头脑而著称。上次看的时候,年代太早,加之当时很可能理解能力还不够,因此心中有不少疑惑,这次也一并准备寻求答案。

  阿诺还是一如既往的猛,万人敌,杀不死,何况这次连大伤都没有受。不过场景明显不够气魄,一看就知道只有一点点地盘,很可能就在摄影棚内搭的。总之,那个什么维纳斯城,还有那个什么酒店,要说是一个小镇上的建筑还凑合,要说是一个行星上的著名地点,打死我也不信。

  最大的疑问,莫过于“到底哪个是梦”。这次看完之后,我分析了一下,还是觉得主情节是一个梦境。理由如下:
  1、女主角确实是阿诺在睡倒之前选的那个头像。要说梦中梦到的是她,我信。但要说瑞可的电脑里面刚好也存的她,我可不信。
  2、剧情确实和瑞可安排的情节是一致的,包括两周的行程,去维纳斯城,住酒店。
  3、阿诺在选旅行的附加情节的时候,是偶然选中“情报员”这个角色的。虽然可以解释说是偶然中的必然,性格使然,但是也未免巧合太多了一点。
  4、阿诺从瑞可回来之后,马上就有四个人要杀他。但杀他的理由只是他去过了瑞可,参与了火星之旅。若要此时杀他,干吗不一开始就杀掉?出现这样的突然变化,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他此时已经在梦境中了。
  5、按照后来在火星的交代,是阿诺以前的自己安排他经历这场冒险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反抗军首领。但一路上下的杀着,似乎不是只是为了逼真而已。
  6、出租车司机的转变也过于戏剧化。要知道,阿诺选中他是很偶然的,当时还有不止一个出租车司机在。而这个出租车司机偏偏是个内鬼。
  7、最重要的一点:如果安排他火星历险,是为了找到反抗军首领,那根本就不应该出现那个自称瑞可的人和他老婆到火星试图带走他的情节。带走了就不会达到他们一开始的目的了吧?若是真想让他回去,那根本就不应该让一开始那四个人去杀他。若按照原来的生活,他不会得到那个箱子的,因此也就不会去火星。要把他洗脑,和要安排他去火星,这两个行为本来就是矛盾的,出现在此处,只能解释为这些情节是故意强制安排的。
  还有不少有疑点的地方。主线索出现如此多的疑点,由此可见,只有梦境可以解释这一切。瑞可的那个梦境是用来冒险的,因此适当安排一下就很正常了。若是换作真实情节,怎么说也过于巧合和不可思议了。

  最后,来评论一下女演员。我还是比较喜欢莎朗·斯通,相比之下,女主角就不够出彩了。我可是真没看出来哪里“既放荡又端庄”,难道一个耳光接一个热吻就算是?

2006年5月15日星期一

关于职场性骚扰


  这次想说的,是一个老头的故事。

  这老头,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客户。因为工作关系,我和他有时候来往也甚密。为什么说“有时候”呢?因为他在福州,每半年时不时来厦门一趟。每次他下来的时候,就是我忙的时候。
  他有一个多年的助手,小T。女孩子,眼镜,模样一般,年龄不算小了,但喜欢表现得像小女生一样。以至于公司里有人称之为“爱装小的老女人”。我倒是不太同意这种说法。虽然她年纪不算小,但也应该还不到30岁。虽然嗲声嗲气的,但也还不算做作。这样称呼别人,狠了点。
  对了,还没有描述老头:快退休的年纪,一副呆子模样,特别是那高度近视的眼镜,一圈一圈地,真的就像漫画上的那种啤酒瓶底眼镜,不知道有几千度了。平时给人的感觉,是话多,啰嗦,认死理儿,倒是比较细心的人。

  去年夏天,他又带助手小T来厦门找我们公干。他每次来都搞得很急,很忙,不能拖的样子,于是我就只有晚上陪他们加班了。很晚了,公司里面别的同事都走了,要锁门了。我把值班同事的钥匙要了过来。这下,公司就只剩我们三个了。
  我坐在比较靠后的位置,老头和小T呆在前面的隔间。公司的隔间,都是用比坐着时眼睛稍高一点的高度的隔板隔开的。不过上半部分是几乎透明的,因此我还是能够一眼望到前面甚至更前面的座位上发生的事。

  接下来我就吃惊了一次。
  老头叫小T过来看电脑上的一个东西。他坐着,小T站在他旁边。大概是嫌小T站得不够近,他那手就伸出来了,一把搂住小T的大腿。我擦——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咸猪手”吗?居然会发生在这个呆子老头身上,这可与他之前给我们的印象差得太远了。我正在怀疑,丫是不是太过专注于工作而不小心把手放到了这个位置的时候,我清楚地看见,小T躲了一下。似乎是在避开他的手,就和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然而他又一把揽住,而且力度十足,仿佛在说:“你躲什么躲!”,动作的“语气”,似乎不容置疑。我终于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了!

  几秒钟之后,我看见他把手拿开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突然想起,后面的我可能会看到?我还真是凑巧看到这一幕。不过也许他平时就揩了小T不少油,只是因为我和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所以无从得知而已。但是,无论如何,他的这一把,就将他在我心里的形象击了个粉碎,然后重新组合起来,分明是一个色老头的模样。

  后来,小T慢慢出现得少了。我倒是一直经常听到老头教训小T,而且是当着我们的面教训,说什么你要转成正式编制,就得好好干。言外之意,不言自明。我很惊讶小T居然还不是什么正式编制,她都可以进她们单位的机房去折腾了。当然,对于什么公务员、聘任制、事业单位编制,这些莫名其妙的名词,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小T有求于老头,所以才对他默默顺从。“咸猪手”事件之后,我觉得那不是顺从,而是忍辱负重了。然而,既然看起来是各取所需,我也就不好说些什么。
  再后来,老头又带来了一些别的助手。数目慢慢多了起来,姿色也更好了。我实在是无兴趣揣度那背后的故事。我相信,老头应该就只限于占占便宜而已,闹大了他也玩不起。这种事情,在他们那种政府机关,应该多如牛毛才对。也许,只是我这个技术宅大惊小怪罢了。那可是潜规则盛行的地方,藏污纳垢,正常得很,实在是没必要激愤。我也很理解:他们那种监察部门,不可能去找小姐,也不可能去包二奶。因此,来点轻微的职场性骚扰,相比起某些政府官员,已经是很克制了。

2006年5月10日星期三

陆纯初事件感想

  事件本身不想再贴了。可以去翻翻网上的新闻。在这里,只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而已。
  就事而言,我支持女秘书的做法。解气不解气是一方面,那个新加坡白痴既然把事情做到这一步,明摆着就是要逼她走嘛,走也要拉个垫背的。至于她现在找不到工作的情况,我赞同一位网友的说法——她暂时可能会找不到工作,但一旦找到,一定是一位优秀的老板。
  很多职场内的人,评价说她做事情太冲动,太不留余地。那个新加坡白痴就不冲动吗?他不仅冲动,而且愚蠢!自己忘带钥匙,居然捅出这么大一件事情。劣马,不可用也!秘书小姐只是性子烈。好马哪有性子不烈的?是你自己驾驭不了而已。
  有的人说,身为秘书,就是应该随叫随到,就是应该忍辱负重。说这种话的,都是中国人吧?也难怪,当了上千年的奴才了,当然脱不了奴性。人就是生来平等的,谁给予你压迫别人的权力的?别人顺从你,无非是看在工作和薪水的份上。那现在既然你要把别人逼走,要断了别人的财路乃至生路,别人不反击还算是人吗?我为国人能有这样的人才而自豪。
  还有人说,她可以把事情处理得更好一点,更圆滑一点,不要把事情闹大,自己也有条好的退路。我还是那句话:人,要为自己而活着!薪水算什么?工作算什么?如果本身个性能够处事圆滑,成熟稳重,当然好。如果个性刚烈,为了保全工作,乃至名声,却要强迫自己去委曲求全。我不认可这种做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身为管理者,用人者,就应该人尽其用,扬其长而避其短。我记得有个故事,说有个兵,很胆小,一上战场就逃跑。别人都不要他,可一个团长偏偏指名点姓要他。要来做什么呢?用他来当侦察兵。团长说,这种胆小的人,一遇到敌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跑回来通风报信。如果用胆大勇猛的人,可能就和敌人硬干,从而耽误了军机了。由此可见,没有绝对的长处和短处,关键在于你会不会用人!
  这世界上,并不是每个管理者都是合格的。那些说秘书这样不对那样不对的人,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吧!